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守望星临 > 第三十二章 扭曲的心态

第三十二章 扭曲的心态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守望星临!

一帮子人睡醒就是晚上,吃过晚饭后又打起哈欠,继续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早饭后,这才一个个精神抖擞起来。江寻三人今天的分工很明确,邹建军和李子仁负责到村子外面探路,看看附近有没有住人的村落,排查一下危险。胡凯威养伤,顺便领着矿工们挖共事,周凯负责帮老胡打下手,为了安全起见,还给他配了一把步枪,把他乐的够呛。所有女人们负责打扫屋子,拾捡柴火,烧火做饭。而江寻则在村后找了出僻静地方,开始苦练枪法。

这倒不全是为了躲着白茹,江寻感觉他一路走来,杀掉的敌人远远没有邹建军和胡凯威多,而枪法就是他目前最大的短板,在不知道葫芦娃以什么作为评判标准时,最好把杀敌数量弥补回来,眼下看着,他们活着返回的几率几乎是十拿九稳,江寻虽然不说,但他是一个内心很骄傲的人,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这样低人一等。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三天,经过几天的相处,老胡已经逐渐让矿工也接触武器,教他们怎么使用,村前村后的防御工事也挖了不少,但这东西作用有限,每个方向有这么个沟壕就够了。胡凯威这几天给他们立了规矩,现在村子四周的空院子里都安排着警哨,四个小时轮一岗,谁偷懒被发现,就滚到雪地里罚站挨饿。

邹建军和李子仁这几天探索过许多地方,村落见了不少,但活人一个也没瞧见,老邹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悄悄摸进村子里,才发现家家户户都在地下挖了地窖,吃喝拉撒都在下面,怪不得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村民也是被军匪折磨怕了,宁愿活在黑漆漆的地窖,也不敢上来。心里有底,邹建军也没打草惊蛇,悄悄退出村落。

这座院子已经让女人们收拾了出来,土炕上也铺着干草,烧着土灶屋子暖烘烘的,此时正坐着一大帮子人。邹建军把在外的见闻说了一通,便看着江寻和老胡,寻思让他俩拿个主意。

“他们难,咱也难啊!那个~那个谁,咱们吃的还有多少?”老胡盘腿坐在炕上,大大咧咧指着张欣说道。

张欣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其余不计,咱们现在还有七袋半白面,三袋大米,肉罐头十二箱,土豆两袋。”

张欣说完,老胡就接着说道:“东西听着挺多,实际上也就半个月的量,这荒山野岭,雪还下这么大,让咱们去哪找吃的?”老胡话里的意思很清楚,抢就对了。

邹建军也赞同胡凯威的想法,目前来说最快时间搞到粮食的就这一个办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他也不是要赶尽杀绝,沉声道:“假话我不想说,现在摆在咱们面前的就这么一条路,是活活饿死,还是抢别人活下去,我也不逼你们,你们自己选。”“哦,对了,想死的从现在开始就不用吃饭了,反正都要死,就别再浪费粮食。”老邹可不想自己做坏人,他们心安理得的享受,要活下去,就别装的那么清高。

邹建军这话一出,众人噤声,绝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的命比别人的金贵,两条路摆在脸前,一条现在就去死,另一条就是压榨别人活下去。

江寻这几天和枪械接触久了,人也冰冷许多,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再看不见了。白茹看着江寻,叹了口气,她知道江寻这几天一直在躲着她,有失落也有庆幸,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江寻,是质问?江寻可是救了她们所有人,装作无事发生?白茹又过不了自己这关。

“大家不用害怕,老邹和老胡也不是要赶尽杀绝的意思,我们大可以把村民都集中起来,把粮食统一分配,还能对那些村民训练,以后再碰上其他国家的士兵,起码也有反抗的机会,这是好事,你们大家说对不对?”江寻微笑着,轻轻说道。

“我~我赞同,这样对村民也有好处!”周凯第一个举手赞同,说的话他自己信不信就不知道了。

周凯表态后,二十多个人都接二连三的各自表达赞同的意思,只有白茹和柳苗没有吭声,江寻一眼看过去,白茹却避开他的目光,江寻微微一叹,不在纠缠。其他人的反应江寻看得清楚,无非缺个台阶下,不管合不合理,能欺骗一下自己内心,说是为他们好,心安就行。江寻再次开口随便敷衍几句,其他人纷纷应和,这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事不宜迟,这次是所有男人倾巢出动,每人标配一把步枪,一个满弹夹,邹建军和李子仁前面带路,一行人乌泱泱跟在后面。

女人们站在村口,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人影后,返回了屋子里。这间屋子烧水做饭都在这里,家里热乎乎的,女人们挤在炕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

“淼淼,你有没有发现,江寻和以前不一样了?”老是一副怯懦模样的程雨婷凑到屈淼淼耳边,小声说道。

屈淼淼小脑袋思考一阵,扶着下巴,点了点头:“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你觉得江寻那里变了?”

“嗯~话少了!表情也少了,总是一副琢磨事情的样子,没有以前感觉亲近了!”小丫头掰着手指,一个一个说道。

“我倒是觉得江寻比以前帅了不少,以前是阳光型帅哥,现在是忧郁型帅哥!话说,帅哥就是帅哥啊,不管怎么看都好帅啊!”屈淼淼咬着手指,发起了花痴。

程雨婷咯咯一笑,打击道:“呵呵,你可别犯花痴了,江寻是白茹姐的。”

“哼!乱说!你没看见江寻最近专门躲着她?谁知道......呜呜呜~”屈淼淼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高,还没说完就被程雨婷堵住了嘴巴。小程向白茹歉意的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堵我干什么!我说的明明就是事实!”屈淼淼拉开程雨婷的手,不满的嘟囔道。其实屋子就这么大,说是悄悄话,谁又听不见呢?

柳苗这几天也看出些端异,人多口杂一直没找到机会劝白茹,这会正好开导一下她:“茹茹,你是不是心里还埋冤江寻?哎,那个时候江寻做的已经够多了,基地那么多间屋子,我们又不知道杜琴在哪,根本来不及带上她啊!”“这是她的命不好,怪不得旁人,大家非亲非故的,你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赔上自己的幸福!你知道吗!”

柳苗说着俯身趴在白茹耳边,用最轻微的声音说道:“有多少人盯着江寻这个香饽饽呢!小心点被人抢走!”

柳苗的劝导,白茹心里其实已经认同,但还是强装着嘴硬道:“别人能抢走的东西,我宁愿不要!”

“死丫头!”柳苗被气个够呛,气呼呼坐在一旁,不在理她,嘴里那半句,你不要我要,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柳苗顾及着白茹,张欣可没有这种想法,白茹的模样做实了她和江寻闹矛盾的事,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趁虚而入呢?江寻现在明显每天压力很大,这时候一个贴心又温柔女人细心照料,就不信他江寻不动心,除非他不是个男人!

......

足足走了半天的路程,才赶到邹建军说的那个村子,江寻抬头看了看挂在当空的太阳,冲身后的人喊道:“时间不早了,一会动作麻利点,使用暴力也没关系,用最短的时间把人聚在一起!我可不想赶夜路!”周凯又用外语给矿工们复述一遍。众人明了,老邹,老胡带着人沿路一家一家搜过去,躲藏在地窖地下的白种人渐渐爬了上来,汇聚在一起。有识趣乖乖出来的,也有奋起反抗的,老胡对于后者直接就是一梭子突突过去,话都懒得说,一人反抗,全家送走。

就这样活下来的人就像绵羊一般温顺,不仅十分配合的交出自家的存粮,还自己主动找来平板车,自主装货带拉运,让江寻三人十分的满意。有这群免费的苦力不用白不用,从地窖搬运粮食和拉车统统交给他们,剩下的人只负责拿好手里的枪。不得不说权利的滋味会让人迷醉,一向在胡凯威,江寻,邹建军三人面前表现的十分温顺的周凯,居然也开始对着村民大声叱责,甚至动手打骂。李子仁更是过了一把主子瘾,这种呼来喝去,把别人拿捏在手心里的滋味,比感官刺激还要上瘾,连带着对胡凯威和江寻的恨意都减轻不少。

江寻看在眼里,也懒得去管,他知道他现在心理也出现问题了,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待在这种环境里,没有堕落成周凯李子仁那样,已经是江寻很有自控能力了。就连邹建军,胡凯威,也明显和一开始的时候截然不同,老邹心里某些东西放下了,做人做事不在拘谨,老胡是越发的洒脱,眼里除了江寻和邹建军,看谁都像是看一个物件一样。幸亏队伍里还有些女人,平时叽叽喳喳的,不至于让这些人完全崩坏。

这些村民的存粮真是不少,光装车就足足装了二十辆板车,还不算装被褥生活用品这些小东西的车,人死的多,粮食倒是省下不少,支撑三四个月,绰绰有余,到时候他们也应该回到葫芦娃那里了。回去的时候依然是邹建军在最前方引路,老胡队伍中间,江寻压在最后,其他人分散在两侧。紧赶慢赶,到村口的时候还是天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