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我捡个萌娃超无敌 > 第二十四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第二十四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我捡个萌娃超无敌!

这边苏云烟在潸然泪下。

走廊的另外一处,郭星芝却笑得合不拢嘴,她的心情好到爆表!

江小流昏迷被送入省医院,这事郭星芝也知道,她的房间就在苏云烟的隔壁。

郭星芝听得很清楚,苏云烟当时在房间里发火,随后宾馆来了不少医护人员弄走了江小流。

心机很深的郭星芝立马搭乘出租车跟了过来,她在走廊这边目睹了苏云烟难受的整个过程。

可以这样说,爱屋及乌,恨一个人也恨他身边的人!

郭星芝恨江小流,自然也就恨上了美得冒泡的苏云烟,越见苏云烟难过的一比,郭星芝就越是开心,心花怒放都不能形容她此时此刻的美丽心情。

“妈,我终于为你报仇了!”郭星芝一边暗笑,一边用手机给母亲发信息:“江小流突然昏迷,估计就是我前天给他的夜宵起了作用。为此,我也不得不牺牲自我,跟江小流一起吃了下了药的夜宵,造成了我只能在蛙泳项目中放弃,我实在没足够的体力完成两个项目的比赛!”

“妈,即使我这回因为吃药体能下降而比赛不尽如人意,但我不后悔,江小流敢欺负你,我不得让他好过。哈哈,这不,江小流被送入了省医院,肯定参加不了比赛。我现在开心得不行,我还要假装关心的过去看看,看看苏云烟那副要死不活的嘴脸,我呸,什么几把的校园女神,在我跟前,苏云烟屁都不是!”

发完两段信息,郭星芝把手机关机,然后整理了一下妆容,带着奸笑的嘴脸立马转变。

她疾步朝着手术室方向走去,虽然肚子有些疼,但郭星芝强忍不发。须知道,她那晚与江小流共进的夜宵里加入了超级泻药,哪怕提前吃了解药的情况下,郭星芝还是拉得一塌糊涂,即使到现在,她的肚子也不好受,更别说没吃解药的江小流了。

在郭星芝看来,江小流入院是她的杰作!

“苏院长。”郭星芝扯着喉咙喊了一声,她的人还没到跟前,脸上就展露出足够的关心:“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呢?”

见到郭星芝,苏云烟低头擦去了泪水,不答反问道:“你怎么来啦?”

郭星芝稳如狗的回答:“本来我都打算休息了,但听到楼下有救护车的声音,我问了服务生,方才得知是江同学出事被送来了省医院。苏院长,请问江同学到底怎么了啊?”

问着话,郭星芝就像小情人一般的关切,踮着脚尖在看着手术室方向。

“噢,江小流他应该没事。”苏云烟没细想,苦笑的回答了一声。

与此同时,坐在苏云烟身边的秦诗诗,却眼眸深邃的看着郭星芝,作为省城交际花的秦诗诗,出入各界名流之中,什么人她没见过。

像郭星芝这种女人,秦诗诗一眼就能看穿,她心中冷笑一声:“演技浮夸!”

秦诗诗看出来郭星芝在演戏,但她没有揭穿,正如她知道弄伤江小流的人是苏半城,却没告知苏云烟是一个道理。

有些事,还是不说穿为妙,要让苏云烟自己去感知,否则苏云烟永远都成长不起来。

这就是痛并快乐着的必经之路!

秦诗诗经历了许多同龄人没经历过的事,她的心智早就不属于20芳华该有的成熟,秦诗诗在等待心目中的一生所爱,在这个能拯救自己的白马王子出现之前,秦诗诗不会做个嚼舌根的女人,绝不会!

她在心中一笑郭星芝的演技拙劣,拍了拍苏云烟的肩膀,有暗示的成分,也有替苏云烟怜惜的心疼。

“云烟啊,你何时才能真正长大?小时候你就很幼稚,现在21岁当校长了,还是这么幼稚!”秦诗诗心中默念,随后起身走到了手术室前。

临走前,她故意用胳膊撞击了一下郭星芝,引来郭星芝看了秦诗诗一眼。

秦诗诗的美目一瞪,粉拳一握,压低声线,几乎在郭星芝的耳畔警告了一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说完这句话,秦诗诗就像没事人一般的走开。

郭星芝的脸色猛然一变,她心虚的打了个冷战,再看那边与医务人员交谈如常的秦诗诗,郭星芝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郭星芝在那边走廊就观察过秦诗诗,她认为秦诗诗不过跟苏云烟一样,只是长得比自己略微好看的花瓶罢了,没想到自己的演技,竟被秦诗诗给看穿,且发出了警告。

“但为啥,这个女人不告诉苏云烟呢?我还是赶紧撤吧,被那个女人看着,我心里发慌啊!”郭星芝心中惧怕,再也不敢多待在这边,找个借口趁机离去。

郭星芝的逃离,秦诗诗看在眼中,她拿起手机发出了一条信息:“给我查一下苏云烟带来参赛的另外一个女学生,有消息第一时间发给我。”

手术室外人心叵测,手术室内人心称奇。

院长以及另外三名医生,外带几名其他护理人员,正要对昏迷不醒的江小流进行手术,却不曾想,躺在手术床上的江小流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江小流在众人讶异的神情中,右手伸出来把敞开露出胸膛的手术衣合上,然后,江小流轻轻的翻身而下,平稳的站在地面。

“你们这是要干啥?”江小流看着院长手里明晃晃的手术刀,问道:“你要给我开膛破肚吗?”

“这……”

院长等人个个傻眼,他们惊奇的注意到了江小流的右手,原本震裂的虎口完全愈合,从他伸缩自如的五指看来,应该曲裂的手指也痊愈了。

再看可透视病患身体的医疗仪器的显示,江小流的丹田腹部位置中的淤血,也不知去向。

现在的江小流,完完全全一个身体正常的状况,这简直颠覆了所有医护人员的认知。

按理说,即使是手术成功,江小流也会在病床上躺一段时间,但他却就是这么离奇的站在所有人跟前,还活动伸缩了下四肢与脖颈。

江小流还想做一套广播体操的时候,却被医护人员团团围住。

“干啥呀你们,别动手动脚的!”

围观的医护人员纷纷伸手去摸江小流,他们想亲手摸摸这个奇怪的病患,感受一下什么叫匪夷所思。

于是,江小流在被七手八脚的摸索中,急忙冲出重围,朝着手术室外跑了出去。

“太神奇了,卧槽!”

“妙啊,还是院长医术通神,手术刀拿在手里,就治好了病患!”

“院长,您可真是妙啊,不得不说,院长您的医术真的是高,实在是高!”

手术室中,传来了众人对院长的恭维声,院长无形之中便挺直了胸膛,他笑嘻嘻的接受着追捧,拉扯一下白大褂,就像获胜的斗士,含笑跟着走出手术室。

其他人等立即尾随其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