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天降鬼才 >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天降鬼才!

噗通……

孙不同耳边传来倒地声,等他定眼一看,方才还挽着她嬉笑的两个妖艳美人儿,已然被华芙朵一剑封喉,香消玉损魂归天理。

孙不同感到很不可思议,华芙朵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完全看不到她出剑的轨迹。

孙不同感到异常愤怒,没想一眨眼功夫,两个非常讨他喜欢,忠心、懂事、很会侍奉人的异族俏婢,就这么无了。

周兴云要是在场,肯定能理解孙不同此时悲愤欲绝的暴走情绪。

怎么说呢。周兴云大概会欲哭无泪的对华芙朵说,绝!你太绝了!这一刻连他都同情孙不同了!

孙不同刚以为自己得到了两个好看、忠心、懂事、听话、善解人衣的俏女婢,结果一转场,双双玉损把家还,领到盒饭狗带了。

前一刻,孙不同还想带两位异族美女去玉枕楼醉生梦死。

后一刻,两位异族美女献媚未捷身先死。

孙不同不气得暴走才怪,多好的人儿啊!就这样没了呀!当真暴殄天物啊!

诚然,华芙朵倒是不觉得她暴殄天物了,这种姿色的女人,拧去给周兴云当狗都不配。起码换成维夙遥、伊莎蓓尔,她到是会考虑留个活口,拧回去给师父玩玩。

周兴云要知道华芙朵有这想法,肯定会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使劲摇头,朵儿你这想法很危险。虽然我很喜欢,但真要不得!你绝对不能这么干!知道吗?虽然我很喜欢!但不能这么做!虽然我很喜欢!但不可以!你听懂了吗?

言归正传,华芙朵这下可谓彻底把孙不同给惹毛了,不知死活的孙不同,就像一头震怒的公牛,气得两眼通红,身躯足足膨胀了一圈。

说实话,孙不同真没有料到,两名异族侍女,会被华芙朵一剑封喉命丧黄泉。

在拐入巷子的时候,孙不同还特地提醒她俩,一定要小心谨慎。

虽然两名异族侍女的武功不咋地,看似初入绝顶境界的武者,但有这等实力,在江湖上也不算差了。

孙不同认为她俩只需小心谨慎,起码有自保的能力。就算没有也无妨,他坚信自己有能力保护她俩。

结果呢?结果没了呀。结果就是华芙朵不讲道理,一剑双杀,让孙不同望眼欲绝。

庆幸?现在孙不同还会觉得庆幸吗?

不能吧。山雨欲来风满楼,平静的空气,突然像山呼海啸般骤涌,孙不同双掌腾挪,形成浩瀚之势,准备拿下华芙朵。

面对声势大振,暴怒不已的孙不同,华芙朵依旧古井无波,没有丝毫动摇。

在华芙朵的眼眸中,孙不同其实与死人没有差异。

孙不同的暴怒在华芙朵看来,等同一只不知死活的鬣狗,在临终前最后的癫狂。

亦或者,孙不同本该已经死了,就算死不了,他的一只胳膊,也会被她削掉。

两名异族侍女‘噗通’倒地瞬间,孙不同由于感到十分震惊和愤怒,注意力出现了短暂的分神。

在这一瞬间,华芙朵就可以取他首级……

如今华芙朵没有那么做,并非她心慈手软,给予孙不同一次苟命的机会。

在华芙朵的人生字典里面,没有心慈手软这四个字,对于那些有心谋害周兴云的人,她更是冷血无情,甚至可以用暴戾来形容。

不吹不黑的说一句,华芙朵在认识周兴云之前,她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丁点仁慈。

就好比当初有个小孩童遇到麻烦,恳求华芙朵帮忙,华芙朵一心软,就跟着小孩童去了,结果是个陷阱。

想当年的华芙朵,其实与寻常的小姑娘没啥区别,勤奋、刻苦、有同情心。

但是……但是……

周兴云也搞不懂,自从华芙朵认识他后,这丫的性格越来越偏激,都不拿人命当回事了。

当初那个乐于帮助小孩童的好姑娘,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会怒斥小兴云滚开的女子。

周兴云真是欲哭无泪,小兴云也是他,美女弟子那么凶干嘛呢。

那么问题来了,周兴云喜欢以前的华芙朵,还是现在的华芙朵呢?

咳哼……好吧。周兴云必须承认,还是现在的朵儿,更符合他心意。

毕竟以前的华芙朵心里没他,现在的华芙朵心底全是他,周兴云当然更喜欢后者。

说句不过分的话,华芙朵就是为了他而改变,变成了他喜欢的形状。

周兴云只能默默地感慨一句,自己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教出个冷漠无情的美女弟子,想要伤害他的人,请自求多福吧。

现在言归正传,方才孙不同分心的刹那,华芙朵本可以将他斩杀,如今她迟疑了,没有立即动手,是因为有人在暗中埋伏。

前面已经说了,华芙朵的警觉心如此恐怖,有人潜伏在附近暗中观察,她马上就能洞察到。

来人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华芙朵不会让对方得手。

这不,孙不同气势汹汹腾挪双掌,准备攻击华芙朵的时候,一道身影电光火石,落至孙不同身前。

“无锋上座?”孙不同诧异的望着前方来人,竟是上午与之一别的南蛮友人。

孙不同心中很困惑,不明白无锋上座,为何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孙少侠,她杀了我的人,这里请交给我来处理。”无锋上座目光紧盯着华芙朵,背对着孙不同说道。

“可是……上座为什么会来这里?”孙不同不解的询问。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两名异族侍女,是无锋上座圈养的侍女。华芙朵杀了她俩,无锋上座自然有权为她俩讨公道。

毕竟,无锋上座并没有将两名侍女赠给孙不同……

所以,无锋上座对孙不同说,华芙朵杀了他的人,这个仇、这笔账,由他找华芙朵清算,是合情合理的。孙不同就算再怎么气愤,也该有主次之分,轮不到他找华芙朵算账。

这就好比华芙朵砸了周老爷家的花瓶,隔壁的李老爷却向她索赔,怎么看都很不符合规矩。

如今周老爷来找华芙朵索赔,李老爷自然要让一让。类似这么个道理……

只不过,孙不同虽然能理解无锋上座为侍女报仇的心,却不晓得他为何会出现在无人小巷。难道他一直跟踪自己?

“大街上闹得沸沸扬扬,我们跟着群众看热闹,不知不觉我就走到了酒楼,然后撞见孙少侠你们。我本想和你们打声招呼,却发现有人偷偷摸摸的跟踪你们,于是便尾随在她后方。”

无锋上座早在现身前,就已经想好了理由。

周兴云在一众武魏城百姓的热情欢迎中前往酒楼,稍微有点好奇心的,都会跟着人群看热闹。

因此,无锋上座撞见离开酒楼的孙不同,没啥好大惊小怪。

毕竟,孙不同是因周兴云来了,他才决定走人,无锋上座跟着周兴云过来,撞不见孙不同才叫稀奇。

之后的事也属情理之中,华芙朵跟踪孙不同,无锋上座便跟踪华芙朵。

但是,事情的真相,会与无锋上座说的一模一样吗?

华芙朵倒是知道,无锋上座对孙不同撒谎了。

华芙朵会警惕每一个出现在周兴云身边的人,如果无锋上座真的跟着群众看热闹,她早就发现他了。

华芙朵是什么时候察觉到无锋上座,是周兴云抵达武魏城酒楼的时候。

换而言之,无锋上座一众南蛮武者,从一开始就待在武魏城酒楼。

事实上,无锋上座一直在监视孙不同,并且传音入密,与两名侍女保持联络。

两名异族侍女在酒楼对孙不同表露忠诚,给他递投名状,揭发无锋上座的阴谋诡计,全都是哄骗孙不同的把戏。

刚才也是如此,无锋上座明明可以救下两名侍女,但他没有那么做。

孙不同分心刹那,华芙朵没有进攻,也是为了提防无锋上座。

因为华芙朵早已看透一切,这就是无锋上座蓄意而为的陷阱。

孙不同好歹是荣光武尊,就算他稍有分心,华芙朵能一剑将他斩杀,那她也需要使出全力。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华芙朵一旦集中精力将孙不同斩于剑下,在暗处虎视眈眈的无锋上座,便会动手偷袭她。

到那时候,华芙朵虽能杀了孙不同,自己的处境却会很不乐观……

因此,华芙朵停下手,让孙不同攻过来。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华芙朵可以防守反击,巧妙地斩杀孙不同,不给无锋上座趁虚而入的机会。

很显然,无锋上座也看出端倪,深怕孙不同着了华芙朵的道,只好主动现身拦下他。

两名侍女死了倒无所谓,孙不同却是一枚好棋子,如果他能和华芙朵一换一,倒也不算亏本。

在无锋上座看来,华芙朵的武功相当诡异,连他都无法断定她究竟是哪个境界的武者。

华芙朵内功平平无奇,甚至处在二流水准,但她的剑术造诣,却登峰造极,连他都望尘莫及。这类令他摸不清虚实的敌人,对他们的威胁,不亚于古今六绝。

无锋上座由衷觉得,方才华芙朵要是莽撞一点,直接杀了孙不同,给他创造偷袭她的机会,孙不同就算死得其所了。

当然,无锋上座的小心思、小把戏,根本骗不了华芙朵,也就孙不同会信他的鬼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