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龙零 > 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 将启之战

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 将启之战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龙零!

荒岩城,黑潮·格鲁梅尼向城主述说世界各地的灾情,庇俄斯听完闷叹着气。格鲁梅尼说:“城主,我听说了小姐的遭是,她现在情况可好?”

庇俄斯摇了摇头:“我用了最好的方法,可她的伤太重,我只能用卡麦文的结命封印,暂时保住她的性命,但这个方法不能一直维持下去。”

格鲁梅尼沉肃着面容说:“城主有治疗方案了吗?”

“我为此苦恼很久了,心里头虽然有一些腹桉,可这些方案都不十分可靠。珍妮弗的情况不允许一套一套方案医治,她只有一次医治的机会,不成功,命将亡。”庇俄斯对城守道:“格鲁梅尼,珍妮弗现在在地下的魔流馆,要去看望她吗?”

“魔流馆!”格鲁梅尼很是意外,他机械的点了点头说:“这么严重吗?”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

来到主楼的地下暗室,大量古怪的器械安置在这儿,在一个满是透明的黄色液体的透明密封容器里,只剩下上半截身体的珍妮弗浸泡在其中,身体上插满了维持生命体征的软管。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但腰胯以下残破的截面看得叫人骇然。

格鲁梅尼虽然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珍妮弗的惨状吓到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这也怪我,进入沙神殿我应该亲自去,而不是让她……”庇俄斯颇为悔恨:“当时有个重要的人物来荒岩城置换器官,你不在,只能我来医治,这让我错过了进入沙神殿的机会。”

“是谁?”

庇俄斯没有说。

格鲁梅尼已经知道是谁,叹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他看着容器罐,流下老泪:“珍妮弗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的孙女一样。无论如何,要想到办法治好她。”

庇俄斯说:“她的父母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们将她托付给我,我本不应该让她去做太过冒险的事。但……你知道的,她父母亲是那么优秀的人,她不该埋没,沦为平庸之辈,珍妮弗自己也是这么认为,并为此努力。仅管我看惯了生死,变得冷酷无情,可经历这件事后,我希望她平安活下去。”

格鲁梅尼问:“她的状况,接机械假体不行吗?”

庇俄斯摇头:“身体生理无法自行维持,如果不是我赶回来及时,珍妮弗已经撑不住了。现在只有用这种方式延续她的生命,可她的生命力仍在不断减弱,卡麦文的结命封印也封不住生命的流逝,这种状态最多还能维持四个月至半年。”

格鲁梅尼马上道:“我现在去查医书,荒岩城的医书数万册,我就不信找不出一个可靠的治疗方案。”

魔流馆内的警示灯柱忽然闪烁起光亮,这是城内外出现最大事情时,与馆内联系的方法。

荒岩城内,圣帝闭目站在街头,如同小睡一般。周围人紧张的环伺着,不敢离得太远,隔着十几米紧盯着他。

忽然,他睁开了眼睛,就听见庇俄斯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你,终于肯赴约了。”说话间,庇俄斯壮阔的身影重重踏落在圣帝跟前,踏裂了地上厚实的冰层,冰块四散,在圣帝跟前被无形的气挡住。

庇俄斯大踏步往前走,似乎要用他宽大的身体把圣帝撞倒一般走了上去,就在他们二人身体碰撞的霎那,圣帝的身体散成雪花与魔力消散在空中,原来只是一个雪的幻影分身。

庇俄斯又一步飞跳到了城墙上,望着风雪中十几公里外的另一座山头,透过飘飞的雪花间隙,他似乎能看到对面山上孤身负立的圣帝:“《遗世之书》你带来了?”

雪中,一本厚实的书飞跃十数公里,向庇俄斯疾飞而来,就在他伸手欲接时,书后一个快雪剑影无声而至,他立刻空后接招,震出激昂雪花,雪影跟着散于空中,那书却又不见了踪影。

此时只听对面山上传来圣帝之声:“想取书,拿出你的实力来。”

庇俄斯怒了,站在墙头,双目圆睁的瞪着雪雾中的寒山。他没说什么,没过多久,手下抬来了他多年不曾使用的兵器,他接过这两横沉甸甸如同蟹钳一般兵器——摩羯双剪,又披上了手下带来的橙金色盔甲——潘神之侵:“招惹荒岩城,将是你最后悔的事!”

“展现你的力量,让我看看后悔的形状。”

“哼~!”庇俄斯一掌托天,掌中一柱炽热金炎打上天空,雪天半空,炽红的火环燃起滔天烈焰,焰火交织横错,叠出立体的五芒星阵,星阵上下重叠,火焰如雪中的恶鬼,被风吹得呼呼恶啸。一双恶炎之爪自星环左右伸出,一掌向上,一掌向下,掌间呼的冒出赤红鬼颅,鬼颅七窍滴下如血的炎泪,随即幻灭消逝。

“膻魔·巴弗灭,随你的主现身吧!”

五芒阵的火焰燃得更凶了,阵中一双蹄脚最先落下,随后健硕的身躯,一只赤黑的四角之魔,羊人身,在五芒中降世现身。

卧于雪峰山巅之上,崇高龙出激吼,大战在这高原之顶,绝岭之上一触即!

城守格鲁梅尼赶紧下令让人封城启阵,荒岩城四角方位升起四柱碧绿之光冲霄直上,城外地底再升起十二柱黑色的金属物,十二黑柱彼此感应,产生黑色墙幕,墙幕由虚转实,形成了厚厚的铁幕之墙,将整个荒岩城内外双层保护起来。

格鲁梅尼守在墙头,随时抵御可能的危险,城主庇俄斯已走向绝壁,每走一段,身体便产生一次形变,当他站在悬空的一角孤岩上时,神俦已经完成,高大伟岸的巴弗灭脚踏双火之球跟随在后,浮立空中,随时待战!

突然,庇俄斯双目一凛,巴弗灭向崖外飞身而去,它的右掌探向前方,火焰从它爪指间的缝隙向后飞逝,掌前颜色混暗不明的火焰中,一只黑色的羊鬼颅,一只红色的羊鬼颅相继探出,一高一低的吼声和声共鸣,化成一红一黑的火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团多重力量的硕大火焰,在谷空的强空中飞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