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 767【难以沟通的克伦威尔】

767【难以沟通的克伦威尔】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朕!

“嘭!”

谈判现场,张瑞凤气得拍桌子,指着克伦威尔大骂:“竖子,安敢如此消遣于我!”

克伦威尔也不想闹僵,连忙解释:“使者先生,我刚才说出的只是提议,一切都可以慢慢商量。使者先生如果答应,英国必然有所回报,什么条件都尽管提出来。”

张瑞凤很想拂袖而去,压住怒火说:“苏禄、文莱、巨港,虽然都是中国属地,但他们自有其风俗。特别是苏禄、文莱两国,人家是有国王的。他们没有背叛中国皇帝陛下,中国官员不能横加干涉,你最好收起你那套强盗想法!”

苏禄、文莱、巨港都普遍信仰***教,如今有了中国撑腰,已经全面驱逐传教士,把基督教的教堂拆得一干二净。

克伦威尔竟然想通过中国,获得在这三个地方的传教权。

另外,苏禄和文莱两国,还盛产珍珠、香料等商品。这些商品最初被西班牙控制,之后,中国和荷兰联合垄断贸易。

随着中国和荷兰的海战爆发,两国苏丹迅速摆明态度,宣布香料和珍珠只卖给中国商人。

克伦威尔简直莫名其妙,啥事儿都没干,就想获得这两国的贸易权。

随着谈判日久,中国的使臣们,愈发觉得这货是个神经病。

在外交谈判方面,克伦威尔一向如此。

他要求英荷合并联邦,接着又要求英荷同盟,这已经说过了,就不再复述。

再往前几年,葡萄牙只是想跟英国建交,克伦威尔就凭空抛出一堆条件,简直把葡萄牙当做殖民地看待。

比如让葡萄牙开放全球港口,允许英国传教士在葡萄牙本土传教并建教堂等等。当时都把若昂四世给听傻掉了,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些苛刻条件,一个比一个离谱。葡萄牙是信奉天主教的国家,允许英国的新教进来是啥意思?当时三十年宗教战争才刚打完呢。

克伦威尔就像个蛮横无理的孩童,其他孩子又没惹他,甚至出于好心的说:“我觉得你不错,我们做朋友吧。”克伦威尔就回答:“做朋友可以,你把你的玩具给我,把你的棒棒糖也给我,这样你才有资格跟我做朋友。”

若昂四世当初经历了这些,中国使节团现在又重新经历一次。

克伦威尔说:“只要获得在文莱、苏禄的贸易权,英国就同意跟中国达成攻守同盟,一起在亚洲阻止荷兰的殖民贸易扩张。”

张瑞凤是个好脾气的人,被这话气得发笑了,一腔怒火瞬间消失:“护国公阁下,中国不欠英国什么,也不需要英国配合,就能把荷兰摁得死死的。我出海之前,皇帝陛下的吩咐是,与各国平等的对话与外交。既然阁下没有诚意,那咱们就不要再谈了。另外我奉劝阁下,今后谈判还是让官员来谈吧,你亲力亲为真的非常不合适。”

克伦威尔真的是外交天才,只要他参与谈判,谈一个得罪一个。

之前让议会负责跟荷兰谈判,本来谈得好好的,把荷兰人压得都快妥协了。克伦威尔非要站出来,逼着英荷两国联邦,把荷兰谈判使者气得差点掀桌子。

事实证明,克伦威尔亲自谈判之后,跟荷兰签署的停战合约,虽然表面上英国赢麻了,可很多条约内容无法操作,根本就不具备实际意义。如果全程交给议会去谈,英国将获取更多的有效利益。

这货似乎有些自恋,又有些偏执狂的味道。

离开谈判桌,张瑞凤阔步走出房间,对左右说道:“跟这厮没什么好说的,等樊爵爷从地中海回来,我们就立即坐船回国。简直……岂有此理!”

接下来半个月,克伦威尔又亲自谈了几次。

张瑞凤总是满脸微笑,无论对方的建议有多离谱,他都托词要回国请示赵皇帝。一句话,爷累了,懒得跟你鬼扯。

樊超终于带着舰队回来,他说道:“没见到罗马教皇,不过教皇让人传话。说什么中国想跟教皇国建交,就必须允许传教士自由传教,中国教徒也不准再拜孔祭祖。把老子给气得,也懒得再等,顺便拜访了几个意大利小邦国。”

“那些小邦如何?”张瑞凤问。

樊超回答说:“那些小邦国,倒是很有礼貌,彼此还互赠了礼品。还有几个大家族,派遣子弟随船,说是想去中国看看。然后就去了奥斯曼的都城,差点跟人打起来,我见势不妙就带着部队跑了。”

“跟奥斯曼打起来?”张瑞凤颇为疑惑。

樊超解释说:“奥斯曼掌权的太皇太后,一年多前被人杀了,留下一堆烂摊子。你知道,奥斯曼的太皇太后是谁杀的吗?”

“谁杀的?”张瑞凤问道。

樊超哭笑不得:“是被她儿媳杀的,策划之人,还是一个黑人太监。现如今,太后杀了太皇太后,掌权之后只知道享乐,养了几十个小白脸做面首。奥斯曼偌大一个国家,权力被黑人太监总管掌控。这黑人太监总管,又只知道捞银子。朝堂当中,几大家族互相争权,背后还掺杂着教派纷争。”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杀了太皇太后的那个太后,是乌克兰(波兰)女奴出身。掌控国家权柄的黑人太监总管,同样是非洲黑奴出身。

两个奴隶,翻身做主人了,联手控制地跨三洲的奥斯曼帝国。

樊超唏嘘道:“老子一把年纪,长得凶神恶煞,竟然被那太后勾引,想跟老子睡上一觉。估计是她没见过中国男人,饥不择食想尝尝鲜。”

潘蔚突然问:“爵爷,奥斯曼太后美艳否?”

“一个女奴,能做太后,才二十多岁,你说美不美?”樊超反问。

潘蔚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你笑个屁,”樊超气呼呼说,“老子刚刚进城,就听说了太后的风流艳事。掌权一年多时间,她就养了几十个面首。美是美,老子却不敢跟她上床,万一得了花柳病咋办?真要是得病,回去不得羞死,一把年纪摊上那个。”

张瑞凤问道:“怎就差点打起来?”

樊超说道:“老子没跟她上床,便把那太后得罪了。两国交涉,都让黑人太监来谈。那黑人太监总管,一看就是贪婪阴狠之人。没说几句话,便伸手要钱,想谈啥事儿都得给他送礼。老子打仗半辈子,居然被一个太监勒索,还特么是个黑人太监。一怒之下,就懒得再谈了。”

“谁知还没离开,就有贵族大臣找上门。那个大臣,不知从哪里晓得,我在太监面前受了气,竟然唆使我帮他们搞政变。他说自己有兵,再加上我的兵,只要出其不意,一定能杀进皇宫,宰了荒淫太后和贪婪太监。”

“老子又不傻,当然不会答应。结果第二天早晨,在当地雇佣的通事官,就慌慌张张说情况不妙,皇宫那边似乎在调集军队。”

“狗入的,肯定是那个大臣使坏。在我这里碰了壁,就跑去太后那里诬告,逼着我出兵跟太后打起来。我打赢了,他们顺势政变。我打输了,他们有检举之功。”

“去他娘的,老子才不打,打输打赢都没好处。趁着太后的军队没杀来,当即就率军离开,一路放枪无人敢挡。”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樊超这次去奥斯曼也太刺激了。

而且,大家都对樊超另眼相看。在他们眼里,这位爵爷除了能打仗,实际就是个水匪出身的大老粗。

却没想到,这个大老粗心细如发,把叛乱大臣的把戏看得一清二楚。

蔡云程感慨说:“一路行来,都言奥斯曼强大无比。特别是欧洲贵族,恐惧奥斯曼武力。谁又能料到,此国居然被两个奴隶篡权。一个祸乱宫闱的异国太后,一个权倾朝野的黑人太监,简直难以想象,令人匪夷所思!”

禄天香评价说:“如此混乱政局,奥斯曼便不要再接触了。就算跟他们的太后谈得拢,恐怕也没什么作用。”

“确实没作用,”樊超说道,“太后只管享受,都懒得接触外朝。黑人太监只管捞钱,谁给钱就重用谁,谁不听话就杀谁。除了捞钱和物色美男子,他们两个的其他政令,根本就出不了都城。奥斯曼的地方各省,全都被贵族大臣控制,听说彼此之间还互相功伐。”

禄天香问道:“牧草种子收了没?”

“收了。”樊超回答。

“那就起航回国。”禄天香说。

此次出使各国,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沿途搜集具有经济价值的农作物。

特别是牧草需要引进改良,这事儿不算稀奇,中国的苜蓿,就是汉代张骞引进的。苜蓿那玩意儿,不仅用来养牲畜,在古代中国还是重要的食材。

这一趟出海,在波斯和欧洲,都弄到了黑麦草的种子。

高尔夫球场的球道,那草坪就是黑麦草,同样是一种极为重要的牧草。波斯地区的黑麦草,适合种植在中国西北各省。欧洲地区的黑麦草,适合种植在中国南方各省。

此外,使节团还收集了一些蔬菜种子。

比如船队驶过非洲西南角,在葡萄牙殖民港口停靠时,大家都闹着想要吃蔬菜。于是,明确要求补给蔬菜,葡萄牙人趁机敲竹杠,高价送来不少当地果蔬。其中一种蔬菜,闻所未闻,张瑞凤连忙出钱购买种子。

几百年后,这玩意儿在中国叫冰菜。耐盐碱,耐干旱,可在海边和沙漠地区生长。

非常神奇,使节团成员讨论之后,居然一致将这种蔬菜命名为“冰菜”。它翠绿的枝叶上,附着“冰珠子”模样的东西,用手去摸居然又硬又凉,吃起来也冰冰爽爽的。

而且,冰菜自带盐分,炒菜的时候可以不用放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