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柔情王爷霸气妃 > 第三十六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第三十六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柔情王爷霸气妃!

风轻轻地吹过,天色在变动。

天色就如人生,祸福难料,忽然之间就瓢泼大雨,妖月撑着竹伞经过御花园,小小竹伞已经不足以遮蔽漫天风雨了,淡蓝裙摆已经溅湿。她忙奔向最近的凉亭内避雨。迷蒙烟雨中,看着还有别人正在亭内避雨。

“执礼吉祥!”两个小丫头给妖月行了礼。

妖月认出其中一个正是玲珑的贴身丫鬟,她手上托着一个木盘,上面有一些中药包。

“那是给公主的药吗?”

“是的。”

“公主伤势如何了?”

“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导致体虚,需要静养。”

妖月走上前去,拿起托盘里的中药包,闻了闻,都是玄参、麦冬等一些调理身体的中药材,闻到其中一包时她顿了顿,又仔细闻了闻。

“这里面有川草乌?”

“公主常说头痛,奴婢便让太医开了这味药。”

“你懂药?”

“奴婢进宫前在中药房待过,耳濡目染,略知一二。”

“那你可知这药用不好是会变成毒药的?”

“公主头痛难耐,奴婢只好求了这治头痛效果最好的药,至于毒性,太医已经吩咐过奴婢,只要经长时间煎煮,便可将其毒性减弱。”

妖月点了点头,川草乌的治头痛效果是比一般药材强,它的有毒成分是乌头碱,乌头碱经长时间煎煮,经水解成毒性较弱的苯酰乌头原碱和乙酸,可减轻毒性。

“记住不能给公主服用太多。”她特别叮嘱道。

“是!”小丫头应道。

“雨小了,你去吧,别耽搁太久了。”

“奴婢告退。”两个丫头作了个福便都离开了。

妖月本想去看看慕容偲音,只是遇着这绵绵不绝的雨,情绪又低落了下来。回宫已经两天了,熊毋康命人送来口信,报了仲楚歌平安,只是这两天早朝都不见仲楚歌的身影。想那时他与哥哥势如破竹的神情,纵然不死也定讨不着好的。

她有问过熊毋康他们是如何在那么快的时间找到自己。他说是茯苓去了他的府里,因牙齿上有妖月衣服的碎片,他才紧跟而去。

雨过天晴,一道彩虹挂于天际,这是她到楚国后第一次看到彩虹,又迎着这花红柳绿的春天,本该心情明朗才是,却没来由地一阵伤感漫上心头:“桃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大家都在欢心雀跃,唯有你在这独自背诗,黯然伤神。”

妖月抬头望去,执疵走了过来。

“皇上吉祥。”妖月施施然行了个礼。

“背的什么诗,说给朕听听。”

“下官只是随口一念,让皇上笑话了。”妖月心想那是南唐国君李煜亡国后做的诗,自是不好说给执疵听,再则想到哥哥说到的极乐门正是因为有他的纵容才做出那般伤害女子之事,心里便不愿与他多做交谈。

“下官还有要紧事在身,就先告退了。”

执疵眉头上显现出不悦的神色:“是什么要紧事比朕还重要?”

“玲珑公主尚在昏迷当中,下官略懂民间偏方,可过去帮助一二。”妖月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借口,便临时搬出了玲珑。

“既是如此,你便去吧。”执疵知是她找的借口,但她既然都到了找借口的份上,自己也不好再强留。

“下官告退。”

因跟皇上找的借口就是看望玲珑公主,她此刻只好放弃去慕容偲音那儿,直接去了玲珑公主的宫里。

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到几年前跟齐子珂去过的神秘地带,执疵曾去过一间齐子珂都不知道暗号的房子里,再一细想,自己被极乐门抓去那日,门口那小厮报的暗号不正是齐子珂答不上来的暗号吗?难道那儿就是关押从各地掳掠来的女子的地方?那执疵自然是同谋不假了。想到此,她只觉得身后的那个人越加陌生,脚下便加快了脚步。

执疵看着她越走越快越走越远的身影,只觉得怅然若失,这阵子政务缠身,他将她搁置一旁许久,只想着来日方长,可突然有了一种已然失去的感觉。

“公主,柳执礼来了。”

“快让妖月姐姐进来。”玲珑面容憔悴,眼神里却散出喜悦的光彩,整张脸总算是有了一丝生气。

“执礼吉祥。”小宫女们见过妖月后纷纷作福。

“都起吧。”妖月渐渐也习惯了大家这样对她行礼,举手抬足间是有了几分官范儿。

“妖月姐姐。”玲珑望着妖月开心地叫道。

“下官参见公主。”妖月也没忘了尊卑。

“快起吧,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我宫里不用行礼。”玲珑假装生气地看着她。

“下官遵命。”妖月笑着答道,进宫来妖月虽与玲珑见面次数不多,但每一次相处都是至诚至真,皇宫里能够遇到一个推心置腹的人本比登天还难,再加上妖月智慧无穷,很多事情上都给玲珑出谋划策,一来二去,玲珑便将妖月视为姐妹,无话不谈。

“你憔悴了许多。”妖月看着玲珑黯然无光的脸心疼地说道。

“太医说我再休养几日就可康复。”玲珑笑得一脸灿然。

“齐子珂来看过你吗?”妖月见她一副为郎献身我情我愿的样子,便投其所好地抛出了一个话题。

果然,玲珑听到齐子珂的名字后两颊便红了。

“他已来过几次了。”

“可是对你体贴入微?”妖月调笑着。

“妖月姐姐,你讨厌!”玲珑嗔怒,但还是难掩喜悦之色,转而又叹了口气,“他只不过因我为他挡了一箭而关心我罢了,再说,他心里早已有别的女子。”

“你怎知?”

“我亲眼所见,他身上放着一块白手绢,手绢上隐约可见一些糖渣的痕迹,我笑说他怎么不扔掉,他说那是他心爱之物,那分明就是女子的。”玲珑说完后微微撅起了嘴。

妖月只觉心里一沉,想起小少年掏出白手帕为她擦拭嘴边的糖渣,以及不顾手帕上有糖渣又拿回去擦拭自己嘴边的茶水。只是那手帕自己明明一直带在身上,怎么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妖月姐姐?”

“嗯?什么?”妖月正出神,听玲珑在叫她,却是没听清玲珑之前说的话。

“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我刚刚问你当初是如何入住齐府的。”玲珑神情复杂地看着妖月,又问道,“不会他喜欢的那个女子是你吧?”

“不。”妖月慌张地否定,“怎么会是我,他一直把我当姐姐,当年我入住齐府是受到齐老爷的邀请,民间的VIP卡就是我替齐老爷设计的。”

“那是姐姐设计的?你真是太厉害了,那VIP卡我也有呢!我生日那天齐府还给我送来了一匹西域的丝绸。”

“我就从来没收到过什么像样的礼物,给你送丝绸一定是齐子珂的主意。”

“怎么可能,他才不把我放在心上呢。”

“当然可能了,你看你那天受伤他紧张的样子,比自己受伤还难过千万分,你从马上摔落时是谁第一个上前去救你的?不是你的音哥哥,更不是那些护卫军,而是你的情哥哥齐子珂!”

“哎呀姐姐,你再这样说我就不理你了。”玲珑羞红了脸,却喜上眉梢。

她虽然依旧面容憔悴,但神采奕奕的脸庞还是触动了妖月日渐冰冷的心,这才应该是这个年龄的女子该有的光彩,有了爱情的滋润,一个女子的一生才算完整。

“公主,齐少爷求见。”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是不是某人在心中默念了一千遍呀?”妖月继续调笑着玲珑。

“让他进来。”玲珑吩咐道,复又看着妖月恐吓道,“你一会可不许胡说八道,不然我让皇帝哥哥扣了你的俸禄。”

“遵命!”妖月吐了吐舌,每次跟玲珑在一起自己都可以全身心放松,不用去在乎宫规礼数,不用去在乎尊卑有别,玲珑那纯真的笑脸能让她暂时忘了这个时空给她带来的苦痛。

“胡说八道什么?”齐子珂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手上提了一个方木盒子。

“没什么!”玲珑看着妖月坏坏的表情生怕她泄露了自己的心事,赶紧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盒子里装的什么。”

“你猜猜。”齐子珂笑着说。

玲珑摇了摇头。

齐子珂将盒盖子打开来。

“板栗饼!”玲珑惊喜地叫道。

“你上次不是说想要再尝尝醉月轩的板栗饼吗?我就顺便给你带了进来。”

“是你亲自买的吗?”

“嗯。”齐子珂从方盒里拿出一块,小心翼翼地递给玲珑。

玲珑接过,咬上一口,酥脆的口感让她不禁湿了眼眶,醉月轩的板栗饼每天出的量极少,要想买到都得提前排队,而且醉月轩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买饼的时候必须要说出为谁而买,若是为他人而买还得说出理由。

“你如实相告你为谁而买了吗?”

“嗯。”风轻云淡的回答。

玲珑眼角的泪水轻轻地滑落。“那是什么理由呢?”哽咽的语气,看得妖月也觉得鼻子酸酸的。

“以后会告诉你。”

妖月看着齐子珂温柔的模样一改以前的盛气凌人,之前的担忧立刻烟消云散,再看脸上含笑眼中含泪的玲珑,知她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又是一阵闲聊后,玲珑现了疲惫之色,妖月跟齐子珂便先后告退。

“妖月。”刚出殿门,齐子珂便叫住了她。

“嗯?”妖月回过头来。

齐子珂看着妖月面带微笑的脸,不禁失了神,几年过去了,那张脸一点都没有变,初见时的惊艳,入住齐府时的俏然,此刻又多了些许的成熟,只是增添了魅力色彩。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妖月沉思了片刻,大致猜到了他要对自己说的话,齐子珂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如今对自己对玲珑都有好感,这道障碍他跨不过,她便只有推他一把。

“好。”

“时间过得真快。”他俩双双走在玲珑公主宫殿的后花园里。

“是啊,时间将太多东西改变得面目全非。”

“可你一点也没有变,还跟当初一样。”齐子珂停下了脚步,望着妖月,眼里有柔情。

“可你却变了很多。”妖月也站定,平静地看着齐子珂。

齐子珂收回了目光,“有些变化是我也始料未及的。”

“顺其自然就好,我都能理解,毕竟你是我一直珍爱的弟弟。”

“可我从没把你当姐姐!”齐子珂再度对上妖月的眼,“妖月,我是真心的,我曾几次乞求爹让他帮我向皇上说情把你要了去!”

纵是心如止水,但听到这番话时免不了还是起了涟漪,压住心中的悸动,强作平静地说道:“那结果呢?”

齐子珂深深地闭了闭眼,“爹他从来都没有允许过,还……”他没有再说下去。

“还苛责你,说你有眼无珠,说你竟看上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淡淡然地说完,那么长时间的相处,齐老爷的性格她又怎会不知。

“可我从来都不在乎这些!”齐子珂叫出声。

“可你爹在乎,齐家的门面在乎,楚国宫里宫外都在乎!”齐家富可敌国,齐老爷在乎门面事小,执疵也不会允许肥水流向外人田,这万贯家财自是要宫中女子去接手。

看着齐子珂语塞的模样,她继续狠心说道:“更何况,你的心已经有一半遗失掉。”

“对于玲珑,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

“这就是爱情。”妖月替他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乎,脑海中时常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在她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这才是爱的过程。”

“我会给她一个好的未来。”齐子珂说道,“待她伤好之后我就请皇上将她赐给我。”

“嗯,这就对了。”妖月笑着,心里却有隐隐的失落。

“妖月。”少年望着那熟悉的笑容,喃喃地问道,“在离开之前,我可以抱抱你吗?”

看着少年期许的眼神,妖月的心瞬间就柔软了,虽然小少年已经长大,但是曾经给过的温暖还会一直残留,她大方地展开了胳膊,“来吧。”

齐子珂上前去,一把将妖月紧紧地搂入了怀里,妖月的侧脸紧紧地贴在少年的胸膛上,少年急促而有力的心跳声落入妖月的耳里,汉霄苍茫,牵住繁华哀伤,弯眉间,命中注定,成为过往。

在他们紧紧相拥时,不远处的转角处,一双嫉恨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