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3055章 斗

第3055章 斗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重生农门小福妻!

第3055章斗

“这,这怎么可能?”许大人不敢置信,怎么会是钧天卫?

“怎么不可能?”为的将领哼笑一声,又故意问道:“莫不是许大人另有主子要效忠,所以不认大卫皇朝的玺印?!”

因为雷五爷他们抗戎有功,秦三郎跟卫霄力保他们,让他们继续为大卫效力,所做之事儿与以前差不多,有战时刺敌的,无战时除患。

卫岐因着好名声,还给了钧天卫一枚令牌,许他们关键时刻可缉拿要犯的权力。

而这桩事情,朝廷是过邸报,告知过各地的,因此只要是在衙门混饭吃的都知道。

“下官不敢!”许大人被吓得扑通跪下,因着将领的话太重,他连质疑卷轴真假都忘了。

还是甄家管家提醒道:“许大人,这人只是给了您卷轴,并无令牌,怎么能证明他们就是钧天卫?!”

又道:“就算他们真是钧天卫,没有证据也不能这样冲进府里来拿人啊!”

为将领听罢笑了,看着许大人问:“许大人,什么时候一个奴才也能置喙钧天卫了?还是说,只是你们永泰府的特色?你们喜欢捧着奴才?”

这话说得,许大人吓得差点晕过去,赶忙招呼衙役:“来人,把这胆大包天的狗奴才拿下,押去府衙大牢,二月二过后问斩!”

奴籍敢当众质疑听令陛下的武将,都不用审了,妥妥的死罪。

“是。”衙役们见许大人都怕得要死,是一点不敢怠慢,赶忙上前,三两下就把甄管家给捆了,堵住嘴巴,要把他给拖走。

“慢着。”余千户喊住了他们,道:“这人是甄家管家,应该知道甄家不少事情,你们可不能带走……万一把他给弄死了,岂不是有帮甄家脱罪的嫌疑?”

这话说的,衙役们吓得赶忙松开甄管家,跪下道:“将军,小的们清清白白,可不敢有这种跟朝廷作对的心思!”

余千户笑道:“我也没说你们,我是说……万一你们整个府衙都不干净呢?所以人不能送去府衙,要押去城北榆树巷。”

许大人听得,吓得脸都白了,哭道:“将军明察,下官冤枉啊,下官自打来了永泰府是兢兢业业,连一两银子都没贪过……刚才为甄家说话,也是生怕将军抓错人。”

许大人确实没这个胆子,余千户只是把话往重里说,好吓唬他,让他、以及永泰府里的其他势力乱了阵脚罢了。

而这,是钟大人的命令。

余千户道:“许大人起来吧,陪我们去捉拿甄家人,免得他们一直在叫嚣冤枉。”

“……”许大人听得一噎,犹豫再犹豫后,颤巍巍的说出一句:“将军,您还没说甄家犯了何事儿?这,总是要说清楚为好。”

你说都不说就冲进来抓人,任谁见了都觉得甄家冤枉。

余千户听罢,目光扫视围观的人一圈,才高声道:“都挺好了,有大人暗查到甄家在田庄里养私兵,想要图谋不轨,为大卫与永泰府民众的安稳计,钧天卫奉命前来拿人!”….这,怎么可能?

大家伙听后是不敢置信,议论纷纷。

余千户又问道:“都听清楚了吗?还有谁想要替甄家说话?大可站出来,我们会把他一起拿去城北榆树巷!”

大家听罢,自觉地后退,很快的,甄府门口的大街就空出一大片来。

不过也有不怕死的叫道:“只是暗查了甄家可能养了私兵,并无实证……某愿意同往,要是甄家是被冤枉的,某定要帮甄家上京告御状!”

啊?

余千户听得皱眉,问道:“你跟甄家是血亲?”

那人道:“并非亲戚,只不过路见不平罢了。”

哈?

余千户想笑:“你知道告御状要先被御林军用刑吗?为了一户陌生人家,你连命都不要了?行,本将成全你。”

他交代小旗长:“记得把他一起带走。”

不管这人是同谋还是想要借机扬名,都休想逃走。

“是!”小旗长应着,还看向那人,冲他笑了笑,把那人吓得不轻。

“进府拿人!”余千户招呼一声,带着将士跟许大人他们一起进了甄家。

甄家人很是识趣,已经跪在院子里等着,见余千户他们进来后,甄老爷道:“甄家绝无二心,也相信办案的大人是明察秋毫之人,愿意跟大人走一趟!”

说的铿锵有力,毫无惧色,脊背还挺得笔直,一副受屈却傲骨不减之态,余千户看了都想给他喝一声彩。

可惜……

“捆了,堵住嘴巴,押走!”

啊?

这么快?

许大人是惊了,提醒道:“将军,是不是该先问上几句再抓……不是下官要多嘴,全因此乃拿人的惯例。”

没有一上来就抓人的,都会问上几句。

余千户嗤之以鼻:“本将没空,而且等到榆树巷后,自有人会审问他们……来人,抓走!”

“是。”将士们上前,很快就把甄家男丁都给抓了。

甄大少爷哭了,嚎啕大哭了,想要质问甄老爷为何要让他们受这牢狱之灾?可嘴巴已经被布团堵住,说不出话来了。

可他不服,双眼满是委屈的瞪着甄老爷,一会儿之后,又回头朝着客堂瞪眼,眼里满是愤恨与不甘。

戏太多,余千户想不现他的异样都难,是让人去了客堂查看。

没多久,甄琳就扶着甄老夫人出来了,给余千户行礼后,道:“大人,大卫陛下宽待女眷,按律甄家女眷应当留在家里,不许抓走。”

余千户道:‘谁要抓你们了?只不过见你们鬼鬼祟祟的躲在客堂里,让人进去看一看罢了。至于为何把你们喊出来,只是因为有几句话要交代。’

甄琳听得一愣,忙道:“敢问大人,有何话要交代?”

余千户道:“甄家涉事,按律财产要查封,在案子未结之前,人员就地看押,只能在府内活动,不得出府,可记住了?”

竟是连家里都不能出?

甄琳不满,不过还是点头道:“是,小女明白。”

而她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将军,听您说要把人押去榆树巷,小女子想问,榆树巷里负责我家案子的是哪一位大人?”

嗯,不错,这么快就上钩了。

余千户很满意,不过面上却动了怒,骂道:“你是什么身份,这是你能问的?老实待在家里,别多事儿。”.

风十里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