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神诡大明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岁月的史书

第四百九十九章 岁月的史书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神诡大明!

光阴回溯。

“咳啊!”

黑衣姬象神情痛苦,半跪在地上,浑身青黑之气逸散,代表着道性毁坏,周身十二相太极图亦在不断崩塌,面对一位集合了历代儒教,倒转历史甚至将一大片历史记载全部化为自己倒影的金光天心,即使他是道之一的化身,也难是对手。

他吐出一大口精气,这部分精气是被金光天心撕裂所来,所以当他吐出之后也自然被对方收取,作为复生皇天与五方上帝的重要素材。

“若我真身能够脱困,就算不敌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黑衣姬象恼火万分,距离解放自己的真身只有一步之遥,可这密密麻麻的尸解仙却全被眼前这个集儒教之大成者所控制....或者说,这个家伙的出现本身就是来阻挡自己的困境之一。

仿佛是道给自己设置的劫难考验,是一座巨大的神山,难以逾越。

黑衣姬象不会认为是“姬象”这個存在太过于弱小导致的,事实上这个躯壳与其存在都很完美,不仅修为强大,未证天心就有与天心一战的强大实力,身躯内更是具备多重天真神圣之形,拥有天地天生之根,潜力无可估量,可以说没有比起这更优秀的玉清躯壳了。

但,眼前的不朽天心,是从自己诞生以来,黑衣姬象都没有见过的强大存在。

对方不是一个修士。

对方是一座神国。

是一整个世界,甚至是儒教的传颂本身,是无数天心的凝结体。

即使在传颂之中,芸芸众生所追捧的各种天尊也未必有眼前的不朽天心来的强大,儒教自古以来为三教之,力压道佛数千年,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真身?别说笑了,即使你真身脱困,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我一人成教,而你不过是传颂之中的道之一,如果凭借一个道之一的真身,就能打败昭明世界,那古来不知道有几人成功过了!”

“说文。”

“光阴虚过。”

金光天心声音漠然,身后无数灵手挥舞,在虚空中挥下,任凭黑衣姬象强撑着躲闪,也依旧在下一刻悉数落在他的肩膀与身上。

伴随着黑衣姬象的惨叫,光阴从不可见的虚幻之物化为实质,巨大的光流代表世间的岁月变迁与更迭,而光阴虚过代表着在这漫长的时间内碌碌无为。

黑衣姬象的躯壳也开始崩解,仙道气息被损害,修为被光流抽走,由于夺取了“姬象”的存在性,所以连姬象本体是香火之神这个性质也同样夺取过来,当那超越飞仙的肉体沦坏,剩下的是更加强大的香火之魂。

但即使是香火,也是有岁月限制的。

如果没有人祭祀,那香火也会耗尽,神明自身的存在也会变得淡薄下来。黑衣姬象没有办法抵抗,流传千古的青羊祭祀与传颂,被眼前的金光天心大手一盖,便坠入光阴之中,与自己渐行渐远。

传颂远去,神话失落,一位天心境本是不可能做到这种惊世的事情的,但是对方是儒教的不朽天心,是一座神国,是整个教派之中的最强大的存在,他身后的那些灵手中浮现出一份份竹简,与一只只刀笔。

黑衣姬象瞪圆了眼睛。

“那些是....史书。”

“是青史之章。”

金光天心回应黑衣姬象的疑问,因为在他眼中看来,黑衣姬象,也就是青羊,很快就会不复存在了,已经无力回天。

“逸史——逸明书。新的青史诞生了。”

“这是我儒教的至高境界,青史垂落,一切被写上的东西会成为定数,除非我儒教完全灭亡,在无数历史之中都不存在,否则青史永存,所记录的历史也会永远存在。”

“所谓青史如刀,不可改也。当然,想要删去一些东西,那便使用春秋笔法,微言大义。”

“你或许是道之一,其源流强大,那我在青史之中,不记录你的根本,你的名字与名讳也都由我定义,青羊重新作为传颂中的祭祀而存在,姬象也作为北极真人而封存于史书之中,至于你。”

“我要给你重新取一个名字。这叫还原历史。”

逸史,在史书的分类之中,指的是失落与逸散的部分历史。但一旦被史书记录下来,虽然不见于正史之中,但依旧可以为世人所知.....

也仅限于所知。

黑衣姬象意识到了问题,而金光天心也跟着,耐心的给他解释:

“你的意志不会消亡,你会化为青史的一部分,你也会忘却如今所经历的种种一切,只作为这份历史之中的一位强大存在....淹没于史书之内。”

比起剥夺或者夺取存在,连对方的根本痕迹都能抹掉甚至重头再定,历史修修改改,而儒教的史书则如定海神针一般长存于岁月洪流之中,真正的正史,世间的野史,不为人知的逸史,这些都由儒教来书写。

金光天心身上散出无与伦比的巨大光彩,照亮了这阴森的世界,照亮了万丈阴城。阳气升天,浩然之气蔓延,几乎要打开这片死人之梦,冲向源流世界,再冲向真正人间,撼裂九天十地。

“史书的书写,需要消耗我大量的精力。”

金光天心的目光看向另外一边。

东华仙女的声音也传来了。

“如果你杀了他,那我就解放这里的所有尸解仙。”

东华仙女神色苍白,飞空神仙远逊于天心境,更不用说在不朽天心面前,几乎不能有什么作为。天心看天仙,就犹如大象看虫蚁。

但是东华仙女掌握梦道的秘法,那是汉代的东西,是与祈祷出金光天心的那些最初的大儒们同时代的产物。

“我将引爆死人之梦,使我们都沉沦于此不能离开,我不相信,即使你是儒教神国本体,也不可能如你吹嘘的一样可以随意来去任何的历史与世间。”

“否则,你根本没有必要打开青羌之祀,就是因为青羌之祀关着这里的尸解仙,不开启青羌之祀就没有办法进入这里,所以我想,如果引爆死人之梦,即使你能映照过去,也只能映照到青羌之祭开启的那一刻。”

“我将进入死人之梦的梦境之中,成为南柯与黄粱内的东西,诸死人醒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们就会觉得这样的世界并不美好,一定还是在梦中,于是会开启新的死梦,到时候我们三人都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金光天心淡漠的看着她:

“那又怎么样呢,你与青羊都有梦术,化为梦人,难道我就不会吗?”

“我不仅是昭明世界,还兼修古三教,难道你以为,作为四方真人之一青童君的弟子,凭借一手秘而不传的汉时梦术,就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

“你是唤不醒他们的,如今的世界又有哪里不美好?五方上帝复苏,皇天上帝复生,儒教天庭重立,你是汉人却不愿意见到皇天复生,难道他们也不愿意?”

“你只说对了一点,那就是,如果针对这死人之梦的话,我确实只能回溯到青羌开启的时刻,但没有必要专门针对死人之梦,我回到更早之前的人间,也是一样的。”

东华仙女被那片光辉笼罩,只感觉浑身的仙力都被抽干了,她扶着一具尸解仙的棺材,死死的看着金光天心。

“其实,你没有必要与我为敌。”

金光天心的语气依旧没有任何情感:“我只是在恢复儒教大统,借此登临更高的境界,这也是历代儒教强者的愿望,天下大治之后,便是天上大治,此岸大治之后,是彼岸大治。”

“昭明要治,荒暗也要治。这青羊夺取了北极真人的存在,声称与你的命运紧紧联系起来,但事实上,这都建立在莪要杀你的起因上。”

“现在我不杀你,我要放了你。而他则是夺取了你朋友的存在,那么。我该不该杀他呢?”

东华仙女一下子愣住了,金光天心出一声轻笑:

“但,我不仅不杀你,我还要救北极一命,被我写在历史中的事情,就会成为定论,北极真人说不定可以借此重回,而青羊,则是被淹没在青史之中了。对于你来说,难道你要舍弃北极,帮助青羊吗?”

黑衣姬象瞪起了眼睛。

他很想说一句,你凭什么不杀东华?

立场的变更只在一瞬间,东华仙女看向黑衣姬象,而后者露出震怒的神情。

金光天心摇摇头:“此时与我对抗,全无意义,你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之所以放你,一是你并无威胁,二是你需要看清,不帮助我,也没有必要帮助他,甚至,他才是凶手。”

东华仙女沉默许久,问:“可青羌之祀打开,害了许多性命,我....”

“你初成国仙,想要表现,我可以理解,不过你就算负伤也没有什么,那明朝的张天师曾经来此,也被我一念打回,你们这些仙人输给我,不丢人。”

“那些害了的性命,也不是我杀,而是那人间的叛将杀人,再退一步,你若真觉得那些人白死了,你不好交差,我映照历史,将他们原地复生如何?”

金光天心的话震动东华,而前者也不墨迹,他身后一份青史竹简一写,霎时间因果回变,那死去地府,坠入元皇与三混沌仙麾下的死魂顷刻消失,让宋庭大为震惊,并且下一刻这些人全部回到人间,连死去的历史都不曾存在了。

除去仙道存在的记忆之外,其他的人的记忆也随着历史的变化而变迁。

青史说历史从来无损。

那便从来无损!

“众生皆活,还有什么要求?”

金光天心看向东华仙女,东华仙女楞了许久,放开了某具尸解仙的棺材。

确实无话可说。

世间芸芸众生,其实就是这样,在天心境面前都是随意生死,更何况这位不朽天心?

他甚至更改历史,让死去这件事情从来没有生过,如此生死三簿上的一切也都消失,人间的史书记录也都变化,连记忆和众生的存在性都被肆意定义,是生是死,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了。

或许,芸芸众生的存活,乃至于诸天仙神的存在,也本都是某个更强大的“大天心”定义出来的东西。

“你可让北极复生?”东华仙女开口,还有这一个条件。

她看向青羊,眼中满是失望。

黑衣姬象则是神色苍白,阴阳的概念从他体内被抽离,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模糊。

“将青羊淹没在历史之中,或许有重来机会,他较为特殊,玉清之变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但可以尽力一试。”

“只是,如果他还要阻止我,我便杀了他。”

但是,当金光天心的这句话落下的时候,青羊的身后出现了三道浩大清气。

那清气自无形之中来,直至一道缘法升天,那是青罗的缘,被姬象封印雪藏,此时黑衣姬象激活了这道缘法,然后冲着未来大喊!

“我可以让你夺舍我,只要你此时杀了这个天心,解放我的真身,我便将道之一的本质与这姬象的存在都给予你!”

黑衣姬象孤注一掷,而回应他的也让他大为震惊。

自未来有一道高大身影踏碎光阴洪流,那是古先生,气急败坏,怒火冲天,强行打破他自身的未来性照见过去,甚至准备出手。

而第二道则是从过去而来,元皇从东晋的时代出现,遥遥看见黑衣姬象与不朽天心,出惊叹声。

而第三道则是来自天主的窗口,一只白皙的手臂伸出,幻化作一道虚形,回应玉清召唤,那是基督跨界而来。

黑衣姬象没想到一下来了三个玉清强者,但是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古先生第一个出震撼过去未来的怒吼声,仿佛千古都要因此崩坏沦丧!

“道之一就是狗屁!”

“你夺取了第十三人的存在,但他一定没有死,因为他注定有天心未来!告诉我,你和他最后见面时,他的存在性去了什么地方!”

“不然我就将你永远镇在未来,每一瞬间都受七十七次光阴冲刷,至你根源一切全数磨尽,传颂尽消!”

古先生震怒,声音摇晃千古,而元皇也出警告:

“告诉我们你最后与姬象做了什么事情,你最好只是夺取了他的存在。”

而那到基督虚形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黑衣姬象,等古先生和元皇说完之后,他才道:

“如果你走投无路。”

“可以来我的天国,与我同在。”

黑衣姬象如蒙大赦,在绝境之中得见生机,但金光天心则是对三位不速之客出警告:

“即使它是玉清源流之一。”

“现在也要受我儒教处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