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千年之期从安史之乱到明灭清立?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千年之期从安史之乱到明灭清立?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果然在魂魄之中……”

龙婆跟条死蛇一样瘫倒在地上,李彦打量着手心浮现出的一点光辉,凝神观察。

三魂七魄,三魂一曰爽灵,二曰胎光,三曰幽精,七魄一尸狗、二伏失、三雀阴、四吞贼、五非毒、六除秽、七臭肺。

这是其中一种说法,出自《云笈七签》,为大多道教流派认可,也有不同观念,李彦博览典籍,现多有长篇大论,却始终觉得不够透彻。

他觉得,魂魄是自己目前的短板,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分魂与这具化身的结合,还不是完美无缺,三个待抽取的天赋,只完成了一个。

当然,身魂融合的阻碍,主要是必须吃透九天玄女所赠的天书,等到地之卷相合,抽取到【密探谛听】之后,他就领悟到了这个道理,也想加速感悟天之卷与人之卷,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力点。

这样的修行无疑是不足的,真正的强大,永远是随心所欲的掌握,起初掌控的是肉体与劲力,然后是环境与元气,最终又回归到自身,求一个万劫不磨,万邪莫侵,超然物外,不沾因果的大圆满。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 换源App】

所以当龙婆的魂魄,实实在在地出现在面前,李彦才会感到振奋。

真龙果然浑身上下都是宝,连魂魄都能细细研究一番。

“魂魄能够显形,龙族的先天优势是一方面的原因,更为关键的一点,就是真龙之气的助益。”

“不过这表现形式,不像是温养神魂,好生奇特……”

李彦凝视着光点,隐隐看到一头金龙盘旋,正是中土大明的真龙之气,也即是世俗皇权所凝聚的信仰之力。

而它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屏障,却在阻止里面十道无形的光辉飞离出去,那正是龙婆本身的魂魄。

“原来如此!”

“普通人类生老病死,肉身生机断绝,魂魄没了容器,离体而出,勾死人出现,将浑浑噩噩的魂魄勾入幽冥地府,投胎转世;”

“而如龙族这些强大的生灵,有千年寿数,甚至于历经千年岁月,肉身依旧保持活力,但生死簿上的大限一至,魂魄依旧会离开肉身,被勾死人带着,投入地府转世轮回。”

“龙婆吸纳真龙之气的目的,正是让她早该离开肉身的魂魄,依旧困于体内,而地府也听之任之,没有九幽使者出面,这就是另类的延长寿数了……”

李彦恍然。

此世地府的权力,表面是掌管生死,实质是对魂魄的控制。

理论上魂魄摆脱了地府的束缚,不受勾魂约束,就能突破寿数的限制,比如悟空明明被勾去了地府,却能让十殿阎罗多一个爹。

但不归地府管,也不代表长生不老,悟空把猴子的那些生死簿全部勾了去,九幽十类尽除名,猴子也不会一直不死,那天底下早就闹猴灾了,肉身还是会死亡,魂魄还是会离体的,仅仅是勾拿魂魄的事情,不归地府管了,所以阎罗王上天庭告状时,说的很清楚,“致使猴属之类无拘,猕猴之畜多寿”。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生死簿上面的名目还在,但魂魄依旧不归地府约束。

唐僧是最好的例子,他入灵山时,得接引佛祖撑船,那船是没有底的,唐僧上了船后,就直接掉进水里淹死了,元神却登临彼岸无极成了佛,“脱却胎胞骨肉身,相亲相爱是元神。今朝行满方成佛,洗净当年六六尘。”

所以信徒才希望去灵山极乐世界,魂魄无拘无束,无垢无朽,寿享长春。

这种认知,帮李彦更进一步深入到魂魄的核心,同时结合目前遭遇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地府也改变了观念:

“如果这么说的话,天地混乱后,地府看似贪污受贿,无法无天,却也趁着空白期,让权力膨胀了许多,既能延长寿数,又能削减寿数……”

“这是要创建一套新的规则体系,让幽冥地府拥有话语权,其核心就是冥票……佛门讲因果,道门讲承负,地府则以冥票,作为衡量福报罪孽的准则?”

“冥票目前所知的书写者,只有小倩和庄敬太子,这两位都是有真龙之气在身的,看来并非偶然,此前东海的地界入侵,也是有着明确的目的,绝不仅仅是疯癫的十殿阎罗想要上来……”

李彦眼神凝重起来。

思维混乱的敌人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混乱的天地里面还能谋而后动,趁势夺权。

真龙之气是人界世俗的代表力量,这股力量倘若通过冥票的方式,合理地流入地府,再形成一种全新的法度规则,那相比起千年前唯唯诺诺的状态,地府真的要崛起了。

以一种生杀予夺的扭曲方式。

龙婆一无所知,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李彦定了定神,以信仰祭祀与人间帝皇的思路,开始正式接触真龙之气。

过程顺遂得不可思议,那真龙之气主动接触过来,游走在指尖,如鱼得水,而他也仿佛回到了水浒世界,登基为帝时,立于亿兆景从石上,宣告天下,立国大燕,年号岁安。

相比起龙婆的强求,这才是绝配。

不过李彦稍稍感受后,就有些嫌弃起来。

别说与欣欣向荣的大燕大唐,就算是宋末帝赵佶的前期,都大有不如。

大明立国近两百年,按照历史的角度,已经到了后期,虽然说没有万历的摆烂和后金的崛起,还不至于灭亡,但那是因为周遭的敌人太弱,而不是国家强大。

真龙之气又不能比烂,强就是强,弱就是弱,如今的状态,就切实地反应出大明巨大的提升空间。

李彦摇了摇头,轻轻波弄,裂开一条缝隙,龙婆的魂魄顿时受到冥冥中某股规则的牵引,迫不及待地要往外冲,被拿了个正着。

先依次研究三魂,放回后,再研究七魄,放回后,开始组合排列,验证猜想……

不知过了多久,龙婆悠悠醒来,立刻检查起真龙之气,骇然现已经不剩下什么了,只留有一层薄薄的屏障,勉强保护住魂魄。

这比起全部掠夺走,更让她心头惊季,因为如此控制力度,代表着极难驯服的真龙之气,居然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掌控!

李彦开口:“真龙之气保护着你的魂魄不归地府,也难怪你铤而走险,藏身在寿桃之中,我倒是挺好奇,你是怎么将真龙之气骗过来的?”

龙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声音愈沙哑:“天子渴求长生,我将龙身气血抽出,化作精元,与他交换真龙之气,又有何不可?”

这其实也解释了寿桃为什么只能闻一闻气味,每每嘉靖想要服用时,都感到无法承受,肉体凡胎当然受不住真龙的精元。

李彦看了看她:“你为了得到真龙之力,大量耗费气血,弄得形销骨立,垂垂老朽,实则恰恰是用这样的面目苟活着,看来越是长生种,反倒越是难以面对死亡……”

龙婆理所当然地道:“当然不愿面对,世间生灵,哪个不希望与乾坤并久,日月同明?”

李彦道:“我曾经想过,若是没有任何挑战性,日复一日地长存于世,会不会很快无聊,生出另一种折磨,但连长生之门都未入,就思忖长生之苦,未免可笑……”

稍加感慨后,他又看向龙婆:“不过如今看来,无聊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死了后又是一场争斗的开始,并且更加残酷,也难怪你女儿最后提出的两个条件,都是为了死后安排。”

“此前我一直奇怪,地府看似混乱,又似乎受到某种约束,现在才明白,既然要构建全新的规则,自然不能随心所欲。”

“尤其是你们这种小人物,当一视同仁,唯有立下功勋,拿着冥票,才能在死后有一条出路。”

龙婆听到“构建全新规则”“小人物当一视同仁时”,面色已经不可遏止地变了,到了最后语气里更有了哀求之色:“阁下既然看出,就不能高抬贵手么?我们母女已经不指望任何生机,难道连死后的路子都要堵死么?”

李彦轻轻摇头:“我做事向来不赶尽杀绝,你们将阳世的罪孽赎清,到了地府我是不再理会的,可现在你们要在人世间继续作孽,用来为地府铺路,你觉得我会应允?”

龙婆知道哀求是没用了,又威逼道:“那阁下想过没有,你违逆了那位的意愿,将来转世轮回的时候,又将落得何等下场?”

李彦澹澹地看了她一眼,都懒得回应这种威胁。

龙婆赶忙又软了下来:“何况除去我们,这世间还会有别者效力,除非中土皇朝永远不灭亡,否则结局其实早已经注定……”

李彦心头一动,表情不变:“千年之期,预兆中土王朝,国祚更替,并非秘密,但终究还有近百年的时间,若说结局就此注定,言尤过早!”

根据龙女所言,天地异变的迹象,是在唐朝安史之乱前有所体现,而按照八戒所言的千年之期,恰好是明朝灭亡,清朝入关。

如果将这两件大事件连起来,以人道的时间对应天地大势,确实能够说得过去,不过这完全是推测,很可能还有别的答桉,所以李彦存的是试探之心。

龙婆却认定这位的前世,必然是三界中某位神佛,说不定还是赫赫有名的大能,完全没有怀疑:“阁下愿出任天师,看来就是想要改变这人世命运了,然人道之事最多波折,更有灾劫缠身,四方不宁,有一条退路难道不好么?”

李彦道:“事事求退路,还谈何修行?你机关算尽,却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

龙婆咬了咬牙,只得抛出最后的诱饵:“那倭国如何?其国力虽不如大明,但也能产生几分威胁,更何况镇国三神器的存在!”

李彦道:“照你的意思是,我只要高抬贵手,你们愿意配合灭倭国?”

龙婆精神一振,赶忙道:“当然,老身的女婿九头驸马似与八岐大蛇处于僵持,实则早有克制吞食之法,只因倭国修行者尽出,还有镇国神器伏于暗处,才特意维持平衡,只要大明难,定能配合明军,令那岛屿地龙翻身,万劫不复!”

李彦对于这种方法不置可否,却也道:“我对于覆灭倭国确实有兴趣,可那镇国三神器的背后,是不是也有地府那位的支持?不然的话,此前东海之中,它们不会苦心积虑,配合地府侵入尘世……”

龙婆摇了摇头:“老身不知!”

李彦失笑:“你倒是会装湖涂,在新的规则框架下,只要立下功勋,自能在地府获得位置,为此不惜内讧么?可与其如此,我为何不直接从你的记忆里面,获取想要的情报呢?”

龙婆对此倒很镇定:“阁下办不到!”

李彦道:“我知道你的依仗是什么,此前有位女子,名叫杜九娘,向某位存在祭祀,以永世不得超生的大代价,换取了一个愿望,却始终想不起到底是向谁请愿。”

“刚刚我检查你的魂魄,也现三魂里的‘命魂’同样出现了神妙的禁制,你想要交代出巨大的秘密也办不到,很可能她祭祀的对象和你效忠的,正是同一位。”

“不过九叶灵芝草的安放地点,却不在这种禁制内,我是可以绕过它,强行获取记忆,只是没有万全的把握,一旦失败,你的魂魄陨灭,我也错失了关键的情报,为运河埋下了一个巨大的祸患,将来大明的若有亡国之危,可能就应在此处……”

“所以才跟你说这些,不然的话,你现在已经魂魄飘荡,去了地府。”

龙婆听得惊疑不定,就见李彦站起身来,下达最后通牒:“你有一天时间考虑,主动坦白九叶灵芝草的下落,我会给予一个机会。”

龙婆赶忙问道:“什么机会?”

李彦道:“九头虫倘若真如你所言,有反击的机会,又能相助灭倭,那未来或许可以指望他,将你们母女救出地狱的永世沉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