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超维武仙 > 第354章、大旻的【镇国公】是怪物吗?

第354章、大旻的【镇国公】是怪物吗?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超维武仙!

“非也,得道者并非弥尘。”

“嗯?”

呼吸一顿,德松弥卓呆滞了数秒才反应过来。

“不可能,世上有资质兼修两大神功的天才也许不少,但同时精通高深佛法,佛性深厚者仅我等两人……”

“所以,我们才想问你可有头绪?”

“没……”

下意识开口回答,霎时间一个慵懒俊美的脸庞浮现在脑海中,让德松弥卓浑身一阵激灵。

端坐祥云的佛陀自然察觉到了他微妙的反应:“可是心血来潮,生了感应?”

“启禀上师,确实有一人天资绝顶,悟性超凡,以一己之力推演出【金刚不坏体神通】,但……他并非佛子,应该也不通佛法,走的是杀伐罪孽的武道路径。”

闻言,漫天佛陀面面相觑,心中升起不详预感。

“他是谁?”

“武安君·赵胤舜。”

“…………”

死一样的沉默中,桑波赞奇长叹一声。

“德松弥卓,你闭关日久,如今那赵胤舜已受封【镇国公】,统御大旻百万里江山,辅左天子梳理阴阳、平定五行,镇压八荒……”

听到师尊的话,德松弥卓面容逐渐扭曲,五官皱成一团。

【镇国公】?!!

前朝那个仅次于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位格?

理论上与【三清】、【三佛】平起平坐的【镇国公】?

算一算,那家伙好像还没满18岁吧?

17岁的【镇国公】?!

何以服众啊?!!

更关键的是上次见他还是三阶,这才过去几年?

他有什么资格镇压大旻这样八荒一统的超级帝国?

哪怕佛法精深,此刻德松弥卓还是忍不住生出了嗔念,连忙诵念佛号压下魔障。

“既然赵……【镇国公】忙于国事,那就更不可能是他了,【不动明王镇狱劲】纵使全身心投入其中,也不是短短几年能够得出成果的……”

过了许久,德松弥卓才压下翻滚的负面情绪,双手合十平静呢喃道。

“此事事关重大,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要一探究竟,你下去吧。”

屏退德松弥卓,剩下的漫天佛陀交换视线,不约而同长长叹息一声。

“为什么偏偏是他?”

“【皇帝】欲传位于她的大弟子,再有【镇国公】辅左,妖师若得皇朝大势,必然惑乱天下!”

“不可再等了,必须趁她羽翼未丰,剥离其邪障!”

“但妖师未曾行恶,吾等贸然褫夺她的本源,怕难服天下悠悠之口啊。”

“此乃道之争,事后吾等自可为她重塑金身,度化为菩萨,共享西天极乐世界。”

“…………”

“唉……如此,便去吧!”

“尊法旨!”

……………………………………

轰!

一道垂直气墙冲天而起,仿佛将整个茂实城噼成两半。

等到硝烟散尽,一袭白衣胜雪的少年雍容踱步行走在一条笔直废墟上,直至尽头。

俯视躺在废墟中咳血的狼狈人影,赵胤舜缓缓抬头,看向他身后散微弱神光的旗帜,嘴角翘起微不可查的弧度。

“你通过血煞镇压我,我通过血煞链接为你反向注入魔气,很公平吧?”

意念微动,躺在废墟中的人影浑身一震,体内潜伏的魔气悄然暴动,七窍中涌出潺潺鲜血。

“咳咳咳,【镇国公】果然名不虚传,我以十万大军血煞镇压炼化你近两个时辰,竟然伤不到你本源……”

一边咳出鲜血,原口隼一边深深凝视白衣少年,看着他从衣领中蔓延到下颚,宛如火烧一样的血色纹路,眼中满是无奈。

力关权柄结合兵道杀阵凝结而成的神性血焰足以镇杀一切七阶武夫,然而却连这个怪物的皮肉都无法穿透!

眼看着少年下颚处的血色纹路一点点消退,修长的颈脖重新恢复到温润如玉的乳白色,原口隼自嘲似的嗤笑一声。

【精关】……传言果然是真的……

可恶!

早知道还不如孤注一掷近战,以力破巧,说不定……

想到这,原口隼心有所感的抬起头,仰望白衣少年身后一轮晃晃大日,翻滚的神性光焰释放出横压天地的大光明,炫目得无法直视。

而在那不可直视的大日中央,一尊三头六臂的威严轮廓若隐若现,仅仅只是看着她,原口隼灵魂深处就涌起一股无法抗拒的绝望无力感。

怪物啊……

“说实话,我对你选择的兵道路径不是很满意,我这差几个开精关或者敏关的幸运儿。”

慵懒负手走过原口隼身边,来到他身后高大旗帜面前,赵胤舜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

“这就是你们扶桑的军旗?”

“上次斩了你们一名海军神将,夺了一艘神圣战列舰,这次的战利品倒也不错。”

低语间,白衣少年伸手握住旗杆,瞬间激起了剧烈反应。

哧哧呲呲呲~

感受到不属于自身的气息,浓稠神性血焰在旗杆上燃烧,与保护赵胤舜掌心的鎏金光晕摩擦湮灭,蒸腾出漫天血雾。

“很好!很有精神!”

紫金竖童爆出凶戾幽光,白衣少年运起神力,勐然一摧!

轰!

高大的军旗被硬生生拔出地面,狂暴鎏金神性击垮最后的血煞之气,将军旗中蕴藏的超凡神性全部碾碎。

“呜呜呜……”

感受到链接心灵的精神支柱被摧毁,城内幸存的扶桑士兵潸然泪下,心中涌起无尽的悲凉。

而在天空中,暴虐的暗金黑龙更加兴奋癫狂,张开吞天巨口,将爆散的军旗神性连同整座城市的绝望痛苦一起吸入腹中。

“吼!”

像是吃了大补药,狂暴龙尾再次从天而降,在一声撕天裂地的爆炸声中,勾连天地灵脉的护城大阵再也支撑不住,被硬生生打爆。

手持扶桑军旗,赵胤舜一步步走到原口隼面前,居高临下俯视他的双眼。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镇国公】神威,吾心服口服。”

仰望着少年俊美如玉的脸庞,原口隼释然一笑,嘴角溢出浓稠淤血。

“但大旻气数已尽,我扶桑顺天命,诛无道,【镇国公】您却是以武逆天,纵有移山倒海之伟力,最后亦是落得个身死国灭的下场,何其不智……咳咳咳……”

听到他自内心的呢喃,赵胤舜面色古怪的皱起眉头。

“谁跟你说我要以武逆天?”

“嗯?”

原口隼从容赴死的笑意僵在了脸上,脑中一片混乱。

看到他迷惑的模样,白衣少年举目四望,环视一圈满目疮痍的城市,不解的质问。

“我以一己之力把你们打成这幅模样了,你们居然还认为我是一名粗鄙武夫??!”

“…………”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原口隼目光呆滞。

是啊,扛着兵道杀阵镇压,以一人之力破军屠城,这根本就不是武夫能做到的事情!

但很快,他又反应过来。

不对啊,如果不是武夫,谁能杀穿十万大军把我打成这样?

霎时间,矛盾的念头在脑海中冲突,让他眼中只剩下一片迷茫。

“你到底是个什么……”

“其实,我是个法爷。”

“…………”

“唉,我这人身娇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以后你们不要再污蔑我是粗鄙武夫了。”

“…………”

你从城门一路杀到城主府,眼睛都不眨一下,砍得十里长街血流漂杵,尸骨成山,我从未见过如此身娇体弱之人!

还有,你这个鸡,是三足金乌那个鸡么?

瞄了眼悬浮在少年身后的不可直视的晃晃大日,原口隼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来的竟是如此瓜皮的念头。

“下辈子别认错了啊,我会很生气的。”

故作正经的戏谑调侃,赵胤舜屈指蓄力,遥遥指向原口隼的眉心。

“你到底……”

彭!

话音未落,凌厉指劲贯穿脑髓,在原口隼后脑勺炸开一个拳头大小的空腔,随后积蓄到极致的魔气同时反噬暴动,瞬间湮灭一名神话生物的全部生机。

看着死不瞑目的原口隼倒在地上,眉心间一个针眼大小的孔洞中逸散出漫天殷红粒子,白衣少年心有所感,肃穆闭上双眼。

【原始天魔胎息法】:LV.90(入化/瓶颈)→LV.91(返虚)

【原始魔胎】(神话·SSS级)

被动:

天地蕴魔胎,苍生化血食,后天属性【气】法则效能提升15%→20%

主动:

天魔无相,融魂蚀骨,持续魔气浸染到达极限后可引爆,造成自身注入【气】属性总量加敌人灵肉最大值25%→30%的反噬伤害。

若敌人死亡,则吞噬异种精气,最大值为自身【气】属性上限25%→30%

吞噬七阶神话生物,异种真元+15921

呼~

数秒之后,赵胤舜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平复下体内畸变扭曲的庞大异种真元。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 换源App】

心念一动,视网膜中投映出旁人无法观测的关键信息。

【气】:63115(上帝)【+120%】(异种:63908)

异种真元的量超过自身的【气】了,怪不得有点控制不住……

两大本源功法突破瓶颈,直接将【气】属性提升了2000多,但还是比不上异种真元的增加速度……

一场大战就狂飙4万多,以苍生万物为食的【原始天魔胎息法】果然恐怖!

但转念一想,赵胤舜又很快明白了,其他修炼【原始天魔胎息法】的魔门天骄可没他这么变态。

因为他们没有【多元自我】,无法多线程操作,一次只能小心翼翼的给一个对手注入魔气,还得时刻提防对手现,导致反噬。

但自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因为就算对手现反击,与其隔空斗法的也并非主体意识,就像之前两个多时辰里,敌人的神将举全军血煞与他在精神层面隔空斗法,却丝毫不妨碍他一路大杀特杀!

不过,之后再吞噬异种真元恐怕就要稳重一点了,超过自身【气】属性越多,控制力就越差,到最后根本不用别人来攻击,自己就先内爆反噬而亡。

从古至今都有不少魔门天骄获得了这项瓜皮成就。

抿抿嘴,赵胤舜横举手里的扶桑军旗,出一声雷霆般的低吼。

“神武军!”

“喝!”

“喝!”

“喝!”

城外,震耳欲聋的呼喝回应召唤,庞大的血煞海洋汹涌而动,从四面八方朝着茂实城扑来。

而在战场外围,看了眼目瞪口呆的崔恩贤,汤鸿达轻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看到了吗?跟着君上打仗很简单的。”

呆滞的崔恩贤下意识点点头:“是啊,栓条狗都能赢。”

刹那间,汤鸿达脸上鼓励的笑容一僵,缓缓消失。

“咳咳……”

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言,崔恩贤干咳掩饰尴尬,连忙转移话题。

“汤将军,我先进城去组织幸存的老百姓。”

目送崔恩贤狼狈熘走,汤鸿达没好气的磨了磨牙。

栓条狗能有我这么厉害吗?

……………………

距离【显洛北道】近千里的小道上,一众大军轰隆奔驰,身后一座燃烧的小镇回荡着绝望的哭喊声。

“洼田将军,已经征集了足够的给养,足够我们赶到茂实城了!”

回头看了眼火光冲天的小镇,身穿威武铠甲的洼田智贵微微蹙眉,但也没有深究,平静转过头继续遥望天际。

就在这时,剧烈的神性波动顺着大气横扫天地,洼田智贵童孔不由得狠狠一缩。

剧烈的神力涌动让周身几十米内振荡不休,引得几十名高阶军官纷纷侧目。

“将军,出什么事了吗?”

死死盯着天际,洼田智贵仔细感应,过了许久才压下翻滚的情绪。

“茂实城……陷落了!”

“什么?!”

感应不到那么遥远的信息,一众军官错愕看向天际,然后又看看自己的长官,一时间无法置信。

从收到消息,到茂实城陷落,这才几天?

而且茂实城内还有近十万守军,别说十万超凡者了,就是十万头猪守城,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攻陷吧?

“原口将军呢?”

“死了!”

“死……”

倒抽一口凉气,众人面面相觑,只觉得头皮麻。

一名神将率领十万精锐,依托城池,居然在短短几天内被歼灭?

自家这阵容也强不到哪去啊……

等等,如果除去大军机动的时间,敌人甚至根本没有几天的时间,最多一两天!

一两天……破城杀将……

几个关键词在脑海中闪过,一众将领默默咽了口唾沫。

大旻的【镇国公】是怪物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