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风流赘婿 > 第1250章 争执

第1250章 争执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风流赘婿!

叶尘刚刚出来,果不其然,瞬间就被这些家伙给围住,比他想象的还要群情激奋。

“臭小子,轻舞呢?怎么没有看到她啊?你把她扔在哪里了?”

“我们家雪儿呢?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啊?”

不一样的关系,问出的话当然也不一样,不过足以证明他们现在都很担心。

“各位放心,跟我一起离开的,这次也一起回来了,不过他们可能要白跑一趟了,去你们原来的那个家了。”叶尘跟他们解释道,先让他们放心。

反正以那几位姑奶奶的实力,迟早能够找到这里,叶尘对她们有信心。

“这可如何是好,不行啊,实在是太危险了,我得出去。”

“对,我也要出去找她们。”

结果可好,叶尘这边本来想让他们安心的,现在却更加激动了,现在就要出去。

“你们出去做什么?”叶尘问道。

“当然是把她们接回来啊,一个人在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额,你们出去就不危险了吗?”叶尘反问。

“好了,我说各位,咱就别添乱了,好好在这待着,过几天她们自己就来了,相信我。”叶尘则是小手一挥,不允许他们乱跑,何况他们也出不去。

所以他很放心,轻飘飘地走了。

叶尘把该说的都已经跟他们说了,至于他们现在怎么想,叶尘可不会管,跟他们说话,确实有些累,因为人太多,然后叶尘说的话,他们也未必能听进去,尤其是燕家还有慕容家,暂时就他们两家还有人飘零在外面,心里惦记当然能够理解,但也不是他们丧失理智的原因,叶尘反正是没有耐心了。

自己把家人都先抛下过来跟他们解释,结果就是这样,算了,反正也就是求个问心无愧,不理睬他们就是。

“这,我不管,一定要出去,不然她们这什么也不清楚,如果忽然遇到那些家伙,这就麻烦了。”燕镇南急了,他就要冲出去,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个阵确实不是他想走就能够走的。

“还得去找他们一家。”燕无极也是神情复杂,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出去意味着什么,但现在,既然那两个丫头回来了,这会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要是一直在外面的话,确实太让人不放心,因为这边的危机还没有解除。

“走吧,我们准备一下,等会让他们把这个阵法撕开一角,然后我们速去速回,务必要第一时间找到她们。”燕家跟慕容家的已经凑到了一起,现在他们是一条战线的。

现在去改变这一切,也只能如此,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想过另一件事,那就是出去之后,能不能回来,他们也只不过是在这里避难的。

如果不是叶河图,他们现在可能真的就不存在了,这也没有一点点夸张成分。

在这之前,他们所有人都以为叶河图也不过跟他们差不多而已,但在危机关头,叶河图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是他们能够理解的,还有这座大阵,这也是超出了众人想象的东西,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拦那些家伙,可是叶河图做到了,几乎是凭借他一己之力,画地为牢,把这些幸存的人给护住,不会再有伤亡出现。

如果没有他力挽狂澜,现在的情况还要更加恶劣,以至于最后可能都无法估量的一个糟糕局面,大概就会剩下他们一家,其他人注定都躲不过去的。

因为没有这个实力,如今就是真正的实力为尊,而叶河图的实力,轻轻松松就能够护住他们一家,如今这么多人,不还是在人家的羽翼之下才能生存。

他们对叶河图当然很感激,不管怎么说,最后关头如果不是他出面,那这边就没他们什么事情了,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他们也不想去跟人家理论什么,但这可是关系到自己家孩子的命呀,自然得走这一趟才行。

所以最后他们三人站在了门口,准备找叶河图。

没有等他们开口,叶河图就跟未卜先知一样,已经把门打开,然后扫了他们一眼,这就走了出来。

“怎么了?想出去?“叶河图看着他们。

三人面面相觑,然后还是默不作声,最后也只是点了点头。

“行吧,你们想好就行,走,这就送你们离开,不过别嫌我说话不好听,出去可以,再想进来就不这么容易了。”叶河图冷淡地说道。

“老叶,这可不能啊,我们现在除了这,实在是无处可去呀,就是去接孩子过来这边。”

“是啊,叶兄,如果不能进入这里,那实在是为难我们啊。”

“好家伙,你们还委屈起来了,这座大阵有多重要你们不是不知道吧?”叶河图挑了挑眉,开始反唇相讥。

“你们这出去之后,且不说你们还能不能活着,如果可以,这边也势必会暴露,怎么着,让大家一起跟你们埋葬?”叶河图继续输出,开玩笑,论这方面,他可是相当有建树,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压制他的,也可以这么讲,除了他身后这间房子里面的人,外面这些家伙,根本就无法让他真的在意。

说起来,如果不是凝冰看不下去,哪怕整个人族覆灭,他也看的下去,这里每多一个人,风险就会随之加大一分,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区别在于是不是心甘情愿去承受这份代价。

叶河图如今就不是心甘情愿,只能说是勉为其难,虽然也在做这些事情,但如果说他甘之如饴,那纯粹是在忽悠别人,也忽悠自己,只能算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暴躁而已,好在等到了自己儿子回来,本来倒是能够让他感到那么一丝慰藉,结果这些家伙又出来闹腾,叶河图真的很想给他们一顿削。

不是他不能理解这几位当父亲的心情,说真的,他已经很体谅了,但自己这边谁能体谅一下呢?

他们但凡考虑过就不会这么理直气壮地站在这里,好像是叶河图欠了他们人情似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