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 第202章:告别

第202章:告别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谷茂林归队的消息来得突然,让干爹董偏方措手不及。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去采购石棉瓦和砖石材料,从集市上回来的时候,看到王珂正在给谷茂林理发。这才得知,谷茂林将于次日返回部队,顿时就有点发蒙。

实际上,谷茂林来到南邵村,有一多半的时间是住在他的小工厂内,看厂护院,包括试制产品的时候,完全不离其左右。昨天还在说,谷茂林未来要回到他的董氏天胶厂,今天就知道他要返回部队,心情一下沉重起来。

“非走不可?”

“是的,干爹!”王珂答道。

“孩子他娘,杀只鸡咧。”干爹董偏方愣了好大一气,才冒出这句话后,跺跺脚回屋里去了。

叶偏偏一大早和团支书对接完毕后,就到工地上去了,现在也没有回来。

王珂是特意请了假,今天在家帮助谷茂林收拾行装,并且和干爹一家告别。

东院郑强几个人正忙得不亦乐乎,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现在诊所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每天上午求医病人多的时候,基本上都能接诊小二十人。

而今天,那两个肝癌病人又来了,眼下郑强正在那里复诊呢。

王珂看到干爹董偏方闷闷不乐,也不敢大声说话了。抓紧帮助谷茂林理好头,两个人又把猪圈和驴圈清理了一遍,又去推了几车土,把猪圈垫了垫。

正干得欢呢,干爹董偏方从屋内走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纸盒子。对着两个人就说:“过来咧!”

王珂赶紧招呼谷茂林过去,进了堂屋,一个喊“干爹”,一个喊“董叔”。

董偏方把那个纸盒子递给谷茂林,“小谷子,你要走了,董叔也没啥送你的,这点我处理的枸杞送给你,留着泡水喝。”

“枸杞?”王珂知道有个对联,就叫“枸杞树下狗骑(枸杞)树”,但真的枸杞还没有见过,这玩意肯定很珍贵。

“是咧,枸杞子尤其擅长明目,俗称明眼子。我们中医常使用枸杞子治疗肝血不足、肾阴亏虚引起的视物昏花和夜盲症,这对你的眼忒好咧!”

干爹董偏方一说完,王珂心里立刻透亮,原来干爹董偏方早就知道了谷茂林的眼睛与众不同!要不然为啥别的不送,偏送枸杞呢?

“谢谢干爹,但这礼物不能收。”王珂说道。

董偏方朝王珂瞪了一眼,说道:“又不是送给你的,你咋呼啥咧?”

董偏方打开盒盖,从里面倒出了一点枸杞干到手掌上,个个都是玛瑙样的鲜红,和葡萄干一样。

“小谷子,我这些枸杞,用独门中药焙制过,你每天泡上十粒,也可以干嚼吃,这一盒吃完,你的眼睛会上一个台阶咧。”

一听说对眼睛有好处,谷茂林伸手就想去接,可是一看王珂的眼神,立刻又把手缩了回来。“董叔,我们部队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小谷子,我是群众吗?我是王珂的干爹,你们班长的爹送你的,你也敢不要咧?”

谷茂林顿时哑然,这个理说得通。

“小谷子,你以后记住我的话,此生不可抽烟咧,烟会毁了你的眼,还有眼睛不舒服时,不能吃刺激性东西,不能吃牛羊肉咧。”

“是!”

这几句话太受用了,后来谷茂林果然不抽烟,和班长王珂上了战场,宁肯饿肚子,也不吃带辣椒、带生姜的菜。

“现在董叔命令你收下咧。”

“是!”

谷茂林抱着这盒枸杞,如获至宝,心情十分激动,打开盒盖子,与班长王珂在那里看。

这时候,东院又传来一阵嘈杂声,而且声音还不小。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董偏方立刻走了出去。

董氏诊所刚刚开张,都是四方的乡邻,都是平头百姓,医患纠纷是绝不能允许发生的。

三个人来到诊所,只见郑强还在那里咋呼:“勇敢点,你站起来试试咧,看看还痛不痛?”

只见一个中年汉子,手扶着桌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周围的一群人都在大声地鼓励他。

“等一下。”干爹董偏方大叫一声,赶紧上前一把扶住那个患者,“躺下咧,躺下咧,不能硬撑咧。”

干爹董偏方朝郑强瞪了一眼,这才对周围的人说:“久病的人,肌肉萎缩,骨骼僵直咧,体位突然改变,会引发血管的栓塞、那麻烦就忒大了。”

“师傅。”郑强知道自己闯了祸,刚刚他只想到鼓励有好转的患者站起来,以证明董氏诊所的疗效,却不懂得积重难返,不可急于求成。被师傅当众这一说,如醍醐灌顶,一下明白过来。

董偏方并没有理会郑强,而是三指一并,搭在病人的左手手腕上,号了一会脉搏,这才抬起头,“你就是那位肝不好的人咧?”

此言一出,周围的几个亲属立刻小鸡啄米一般点头,这才是高手,连问都没问。

“你在床上躺了多久咧?有半年不?”周围的人又一阵“啄米”。号脉连时间都号了出来。

董偏方掀起患者的衣服,在他的肚子上摁摁,然后眉头紧锁,又翻翻患者的眼皮,看看他的舌头,这才继续说:“虽有好转,仍有顽疾咧,要彻底施治,目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咧。”

周边的几个人一听,立刻又着急起来。本来从医院抬回来,就是等死的。可自从一周前在这里就诊吃了药后,患者已经大为好转,不仅能坐起来,还能吃饭了。刚刚是半年来第一次站起来,怎么又说不行了呢?

董偏方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此人底子好,可能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他扫了众人一眼,看到王珂时,董偏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与王珂的一番对话。“这样咧,目前西医和中医对这种病咧,把握都不大,但我有一个古方,也许祖上有德,出现奇迹咧,行不行,我们试试咧?”

“行咧!”包括地上的患者,周围一起答应。

徒弟都能治到好转,师傅肯定能行!现在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都不能放过。

略一思忖,董偏方拿起桌子上的笔,“刷刷”写了一个方子:七叶一枝花、三棱、莪术、丹参、水蛭、王不留、穿山甲、生牡蛎、沙参、女贞子、仙鹤草……

“配五桶‘药引子’,再配五十斤‘基础液’,必须按我的要求治咧!”

“行咧!”大概是患者的一个哥哥,二话不说,掏出一把钱,大概有几百块钱,“啪”拍在桌子上。

“董医生,这是五百块,虽然你不认识我们,但我们都认识你咧,如果能把他治好,我们全家卖房子卖地,没二话咧!”

“来来来,兄弟把钱拿回去咧。药钱我们是要收的,但该多少收多少,你不用多给咧!”董偏方把钱还给了那位家属。由于开了半个月的药,结果只收了一百零八元。

王珂和谷茂林已经从水房抬了五十多斤“基础液”过来,照旧里面放了一瓶蜂蜜。

接下来,干爹董偏方亲自上阵,很快把几位患者诊断完毕,有的竟然一分钱也没有收。给个偏方就让回去了。

回到小偏屋,谷茂林伸出大拇指对王珂说:“班长,董叔厉害。”

“那是,茂林,你知道董叔的原名叫什么吗?他的原名叫董偏,因为看病有一手,尤其是单方和偏方,十分拿手,人们才叫他董偏方的。”

“啊呀,董叔还有这个故事哇。”

“茂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任何时候都要记住,学无止境。”

“嗯哪。”

王珂朝谷茂林瞪了一眼,现在他这个口头禅真是不好改。

“班长,你的信写好了没有?”

“没呢,等你明天早上走的时候,我再交给你,注意这些信,千万别让一个人看到。”

“噢……明白,班长你放心。”谷茂林又坏坏地笑了,他知道班长不想让谁看到。

“小谷呢,听说你明天就走?”门口响起温教授的声音,后面跟着叶偏偏和翠兰姐。王珂猜想,一定是干爹董偏方让翠兰姐去喊的温教授,今天中午又要喊酒。

“温干爹,是的,我们还准备饭后去向你告辞呢。”王珂立刻替谷茂林回答。

“不用啦,老董已经让翠兰喊我过来了。小谷,为什么走得这么急?”

“报告温教授,部队已经通知我们了,今年的驻训任务不同往年,比较重。”

“我知道,我知道。”温教授用手向南方一指,“是不是那边不让人省心?”

温教授的话,让王珂猛然惊醒,是啊,此前只是部队每年都会去西山驻训,只是没有今年这样开训开得早,要求人员必须整齐,难道真要打仗?

谷茂林没有反应过来,笑笑说:“报告温教授,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嗯,说得好,来,小谷,这是一百元钱,我们给你的一点补贴,你拿着。”说完温教授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十元一张的工农兵“大团结”来。

“不,温教授,我们部队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这个可不是我给你的,是我们小分队给你的生活补贴。”

“温干爹,那也不行。”王珂果断制止,这和刚刚的枸杞不一样,这是纪律。

“那,那这样吧,偏偏,你去替我买四瓶酒,我们要替小谷饯行!”谷茂林对古河道的发掘,功不可没,温教授所有的感谢,都是发自内心的。

“好!”叶偏偏拿上钱就走。

“哎哎哎!”王珂拔腿就想追,却被温教授伸手拦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