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大靖枭龙 > 第264章:谁他M是你兄弟

第264章:谁他M是你兄弟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大靖枭龙!

场内。

见三当家一直盯着李长恭也不说话。

二当家有些不爽了。

“老三,你这是干嘛呢?”

二当家瞥了眼三当家说道:“李东家来者是客,你怎么不端碗敬李东家两碗?”

“呵呵。”

“二哥,老三我不胜酒力。”

三当家眯缝了下眼眸,说道:“一碗下肚就差不多了。”

话虽然是对二当家说的。

但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李长恭的身上……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样,自打听说李长恭这些人来了山底下后。

他心里面就开始不舒服起来。

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可是具体是什么事,他又说不出来。

如果他这猜测对李长恭说了。

没准李长恭还得给他点个大大地赞。

兄弟,你看人挺准啊……

“呵呵。”

“三当家喝不下去,不喝也成。”

“咱们是浊酒,不是灌酒,喝不喝全看心情。”

李长恭笑呵呵的对两人道:“只要二位当家喝美了就行。”

此刻,大当家与二当家两人已经下肚了整整四碗,脸红的就跟猴屁股一样。

大当家的酒量还稍逊于二当家,说起话来都有些大舌头了。

“不行。”

“看心情可不行。”

大当家一把揽住三当家的肩膀,将他抱在身边,顺势将酒碗送到他的嘴边道:“来,老三,给我喝了这一碗。”

“我真的喝不下了。”

三当家露出了一抹歉意的笑。

“喝不下也不行。”

大当家板起脸道:“给我喝了它!”

三当家躲无可躲,只能硬着头皮接过大当家递过来的酒碗,顺势仰头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他说不胜酒力,其实也是真的。

刚刚那一碗下肚,他就有些犯困。

这第二碗下去,更让他觉得眼前的几个人,每个人都长了好几个脑袋,就跟怪物似的。

三当家甩了甩脑袋。

他猛地一拍桌案,站起身道:“好你个姓李的,竟然如此大胆,敢妄图加害我大哥?”

“你疯了?”

二当家转头看向三当家颇为诧异。

这家伙怎么了?

怎么开始发起疯来了?

李长恭闻言也有些发怔。

难道我露出马脚了?

不应该啊……

“三当家这是什么意思?”

“我请你们喝酒,你反倒是说我要害你?”

李长恭镇定自若道:“况且,这里是青峰山,就算我想耍花样,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我……”

三当家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其实就是借着酒劲,诈一下李长恭。

见状,正在兴头上的大当家不悦的皱起眉头。

“老三。”

“李东家远来是客。”

大当家开口呵斥道:“你这样疑神疑鬼的不是落我们青峰山面子吗!”

“抱歉大哥,是我多想了。”

三当家晃晃悠悠的坐下。

不过心中的不安,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更重了几分。

不对劲。

就是不对劲。

不论什么地方都不对劲。

三当家看着李长恭眼中满是疑虑。

“李东家千万别见怪。”

“我这个三弟就是多疑。”

大当家随手抓过了一个酒碗说道:“这碗我干了,就当给李东家赔罪!”

“哪里哪里。”

“咱们之间哪里需要赔罪?”

李长恭眼眸闪烁,笑道:“只要大当家别误会就好。”

“五十坛酒,大当家随便喝,等喝完了我再回去给您取都行。”

“李某人也是真心想同大当家这样一位英雄人物结交!”

大当家听见这话,脸上的喜色更浓。

谁都喜欢听好话,谁都喜欢听奉承话,大当家也一样。

“我就喜欢李兄弟这样的人啊,爽快大方。”

大当家拍着李长恭的肩膀说:“以后青峰山这一带,要是有谁敢跟你龇牙直接来找我,我保准让他脑袋搬家。”

“多谢大当家。”

李长恭微微躬身,顺势扭头看向耿德元的方向。

这时,耿德元抱着两坛酒,刚从外面回来。

见李长恭向自己看来,耿德元立刻对李长恭点了点头。

李长恭的眼眸中闪过一抹诡谲。

下一刻,李长恭猛然直起身,看向大当家,挑着嘴角道:“大当家,时候到了,您该上路了。”

本来正在喝酒的大当家听见他这话,不由愣了下:“李兄弟,你说什么?”

“没什么。”

“就是说,该送您上路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李长恭出手如电,一把揪住了大当家的衣领。

大当家暗叫不好。

然而。

这时候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

不等他反抗,人就已经被李长恭单臂抡了起来。

那一百六七十斤的身躯,直接被李长恭单臂甩了出去,足横着划出去了四五米远。

“啊!”

三当家率先反应过来:“果然有埋……”

还不等他说完,李长恭的手就已经握在了他的脖子上。

李长恭歪了歪头,看着被自己捏在手中的三当家,冷笑道:“你猜对了,我就是要加害你大哥,但是,太晚了!”

嘎巴!

一声骨骼破裂的脆响传来。

三当家的脖子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扭曲起来,已然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

从李长恭将大当家扔出去又将三当家的脖子扭断,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

周围众人见这情景,都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

刚刚还满脸笑颜的人,这一会就开始大开杀戒了?

山贼们齐齐愣住。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喊:“兄弟们,杀!”

见李长恭已经动手,外面的赵轩逸亲自领着一众步卒冲杀进了山寨。

进来后,一句废话都没有,挥舞兵刃就朝着山贼们招呼过去。

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反击时,才发现不对劲。

喝了高度白酒的他们,走路都走不稳,何谈与人作战?

只片刻工夫,猝不及防的山贼们,便被斩杀了数十人。

李长恭不找别人,直接奔着大当家就去了。

看见李长恭朝自己奔来,大当家心头一震。

他仰头骂道:“姓李的,你个无耻小……”

“小你m呀!”

李长恭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将他后面的话连带着他的四颗门牙都打进了肚子里。

大当家也不知是被打懵了,还是酒劲上头,半晌没爬起来。

李长恭干脆骑在他的身上,抡起拳头,左右开弓。

“谁他m是你兄弟?”

“谁他m需要你保护?”

“谁他m是你的客人,你他m算个什么东西?”

李长恭挥舞着拳头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装孙子装的久了,也是很累的。

最后,李长恭玩够了。

就见他弯曲胳膊,单肘猛地向大当家的喉咙砸去。

那个愈来愈大的胳膊肘,就是大当家这辈子看见的最后一幕。

随着嘎巴一声脆响。

大当家的生命也就此终结。

他的脑袋,无礼的偏向一旁,眼神中满是不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