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读书 > 临道仙途 >

三七读书 www.37ds.la,最快更新临道仙途!

“想要我命?”

“我看你是傻了吧。”

穆天途的话他差点没笑出来。

两本典籍就想换他的命,不得不说穆天途的妄想症犯了。

或许他有十足的把握,但作为一个惜命之人,他不可能用这个赌。

所以他拒绝,顺便还嘲讽穆天途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要不这样。”

“我们分两次赌。”

“第一次你赌手脚,第二次赌性命。”

“同样,我输了第一次给你穆家药典,第包括我的双手双脚。”

“第二次给你另一本,同时包括我的命。”

不赌?

没事。

袁奕天不可能忍住诱惑,当然他也可以不赌,反正他今天活不了。

现在不杀他只是想玩玩,反正自己时间还多。

所以他加大了赌注,目的就是让他一步步绝望。

“你这~。”

穆天途表现了想要他命的决心,同时也看出来脸上有几分焦急。

当然这是演的。

袁奕天想看他笑话,而穆天途何尝不想,甚至已经想好了怎么收拾他。

果然袁奕天心动了,因为他太想杀了穆天途。

可他身后人太强,自己根本没用把握,同时也没有借口。

不想自己要睡觉就有人送枕头,穆天途这是明显伸脑袋给他砍。

不砍吧有些不给面子,砍吧却又觉得自己在欺负人。

“不要犹豫。”

“赢了我你就能一绝后患。”

袁奕天心动了,穆天途则高兴了。

没错,他是伸着脑袋给他砍,可惜的是他刀没那快。

“成交。”

穆天途的底气让他犹豫了,可却没能抵住诱惑。

杀了穆天途能一绝后患,这不比让他被人杀死更好吗。

何况自己还能得到两本丹集,这无疑是一比不亏本买卖。

而且输了他不可能认账,自然穆天途不可能杀了他。

这或许很丢人,但比起整死穆天途,脸这个东西要不要无所谓。

最终他点头了,而穆天途眼中寒光更盛了。

是的,他知道袁奕天不可能认账。

但这能由着他吗。

云华宗那几个根本不敢拦,他唯一的保命手段只有这渡劫修士。

可别忘了他身后有谁,这人现在已经吓破胆,就差没开口认他为主。

所以袁奕天没有任何机会,今天能逃出去除非天不绝他。

“你们后退一点。”

得到肯定答复,穆天途很直接的让几女以及龙震退后。

而袁奕天则拿出了自己的法器,希望能够借此撼动穆天途。

可惜他太高看自己。

以穆天途实力,别说是他这个金丹修士,就算是化神修士都办不到。

对此结果自然显而易见。

法器拿出,疯狂注入灵力。

虽然自己对赌约有十足把握,但他清楚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当灵力达到了法器得承受极限,袁奕天对着穆天途就是一挥。

这一击他用了所有力量,他自认就算是元婴修士都能一战,甚至化神修士都不可能气定神闲。

眨眼间鼎状法器来到穆天途身前,一寸之内后却再未进入半点。

可以说这一击来势汹汹,最终却没有达到想要的结果。

这出乎了袁奕天意料,然而他随后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就在他收回巨鼎时突然发现不对,那巨鼎不仅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出现了龟裂迹象。

仅仅三息,龟裂的纹路开始蔓延,紧接着就是直接散落在地上。

这场景让柳幽幽等人懵了,而袁奕天则是嘴角抽搐。

这不是他的本命法宝,但确是他吃饭的家伙。

他师傅当初花了大力气才弄到,坚硬程度堪比极品法器。

然而这东西现在却碎裂一地。

没有心神相连自然没受伤,可作为吃饭的家伙却异常心疼。

“看样子你输了第一局。”

一切就这样过去片刻,当柳幽幽等人从震惊中清醒,他这才提醒愣在原地的袁奕天。

愿赌服输,他心里希望他能遵守赌约。

当然这个只是他希望,而现实是袁奕天不可能遵守。

所以此话一出袁奕天就放声大笑。

不过他也就是笑笑而已。

没过两声就感觉不对,当反应过来后手脚齐齐断裂,没有一丝反应就倒在了地上。

“我说过了,赌约谁都得遵守。”

刹那间四肢断口处喷出鲜血,很快就将路面染成了红色。

“啊~。”

凄惨的叫声响天彻地,此时才传来的痛苦撕心裂肺。

可惜没有人同情他。

就算是云华宗的几人也没有。

“不知前辈能否放我等离开。”

柳幽幽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了,为了交差她只能站出来询问。

可惜她这是想多了。

袁奕天想走自然不可能。

不仅如此,他们几个中有一个也得留下。

“可以,你可以带着他们几个离开。”

“剩下的嘛,他和袁奕天留下。”

柳幽幽的要求自然不会拒绝,但他也不会完全同意。

袁奕天策划了穆家灭门惨案,而他身边的那人却间接参与。

对此穆天途怎么可能放他离开,而且云华宗也会亲自走一趟。

“这~。”

“前辈何必如此。”

袁奕天罪行他们知道,但确认为这件事已经够了。

袁家已经付出代价,袁奕天没有直接参与其中,所以罪不至死。

犹豫了一下,接着就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想做最后的挣扎。

“何必如此?”

“柳长老这句话问得。”

何必如此?

当初袁奕天为何灭穆家,为何又要将他赶尽杀绝。

有仇不报非君子,他穆天途身负血海深仇,没有灭了袁家已经够意思。

然柳幽幽却说出这样一句话,就好像穆家那些人就该死一般。

当然。

这不能怪柳幽幽,毕竟凡人之命比不了修仙者。

加上此时袁奕天已经重伤,算是付出了足够代价。

可惜他灭的是穆家,是穆天途父母兄弟,是看着他长大的叔叔伯伯。

他不杀了袁奕天,那就是愧对泉下有知的他们。

“还有一次机会。”

“你们谁来替他。”

第一局就将袁奕天重伤,那剩下的只能让别人代劳。

面对柳幽幽询问他只是微微一笑,接着将目光放在了几人身上。

意思很明显,要么赢他,要么袁奕天死。

“这件事怕是不能善了。”

“如果穆前辈不介意,幽幽愿代他一试。”

穆天途不打算放人,那她只能亲自出手,毕竟几人中她修为最高。

“没事,你们谁都可以。”

“反正他今天已经死定了。”

谁上穆天途都没意见,即便是柳幽幽出手他也不会留情。

是的,柳幽幽确实还是那个柳幽幽,但别忘了她根本没有任何记忆。

冯千雪是因为风无忆安排,而柳幽幽却根本没做什么,所以不可能会知道那些事。

“师,师祖,一定要为我报仇。”

“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看到柳幽幽出手,袁奕天强忍着疼痛求她尽力。

而看穆天途的眼神充满了冰冷,就仿佛他已经是一具尸体。

“没用的东西,闭嘴。”

对袁奕天,他们这些太上长老没啥好感,因为他本身太过于阴险。

可他们只是太上长老,虽然能决定宗门大事,可在继承人方面只能投票决定。

袁奕天能成为少宗主与其人脉息息相关,最终长老执事大部分站他这边。

当然他们都知道有人已被贿赂,甚至于还被服用了毒药,但这不是一两个太上长老能决定。

“闭嘴,没用的废物。”

“丢人现眼。”

袁奕天实力如何他们知道,对穆天途出手无疑是以卵击石。

别说他袁奕天,就算是柳幽幽都没把握,甚至于她只是走走过场,希望穆天途大发慈悲。

“我劝你还是给他收。”

“偶不,不好意思。”

“为了防止你们云华宗将人复活,他的尸体你们也不能带走。”

本来想说让他们准备收尸。

但想想云华宗那几个人的本事,穆天途决定连尸体都不留。

别说尸体,就算是元神都会被一同抹灭。

“准备好了吗?”

说完穆天途面带微笑,刹那间又恢复了那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柳幽幽却感觉压力倍增,同时也看到穆天途眼中那一丝寒光。

不过她知道那不是针对她的,而是针对她背后的某一个人。

“得罪了。”

毫无退路,柳幽幽只能全力应战。

规矩没变,所以她使出来自己全力,同时也拿出了最强的本命法器。

身为化神修士,这一击让周围风卷云涌,灵气更是疯狂的向她汇聚。

比起袁奕天那一击,此时的更像是修仙者,而不是他那个没有引起一点异象。

“不错,勉强有分神实力了。”

“可惜,你这点攻击还是不够啊。”

灵气汇聚,天地变色,强大的飓风疯狂向穆天途侵袭。

然而看似强大的攻击,实则却没有任何作用,穆天途站在其中没有任何不适。

当然这并不是攻击开始,只不过是他汇聚和释放的力量太强。

“去!”

终于灵气汇聚停止,混乱的飓风也瞬间消失。

不过就在这空挡之间,汇聚灵气的柳幽幽终于出声。

一声令下,一柄巨大长剑从她身前飞出,强大的震慑力让秦凤瑶都有些皱眉。

这仅是她,就连冯千雪都摇头自叹不如,毕竟这一击她算是拼了命。

当然这不怪她。

袁奕天是名义上宗门继承人,身为太上长老有义务保护。

“哼!”

这一击声势浩大,就算是分神修士都要避其锋芒。

然一切却出乎意料,但却又在意料之中。

一声冷哼脱口而出,穆天途周身刹那间升起一道罡气。

没错就是罡气,而不是灵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